白衣尚书郑均:直言敢谏、孝廉贤能、后世尊崇让千年廉吏成当代勤政教育活教材

2016-05-06 10:45 | 来源:东方圣城网
作者:

字号:T|T
打印 转发

济宁学者张九韶与白衣尚书跨越两千年的握手

    东方圣城网讯(本报记者 李朕葳)1979年,知名学者张九韶第一次接触“郑均”这个名字,好像冥冥中注定有这么一个环节——读完李白的散文《任城县厅壁记》,张九韶感觉自己要做点什么。《济宁,白衣尚书之旧里》面世后,郑均这个济宁本土的历史大名人变得不再沉寂,许多济宁人也通过读张九韶的这篇文章知道了郑均这个名字,了解郑均其人。济宁日报刘利民主任曾在自己的文章中说,东汉近2000岁的郑均和当今70多岁的张九韶,穿越恒久的历史时空,从而“两手相握”,盖因二人心灵相通。

    做学问是痛苦的,但一个纯粹的知识分子却乐此不疲。关于郑均的史料实在是太少,郑均的家乡在哪个区?哪个镇?哪个村?郑均又葬在哪里?曾经因为后汉书中关于郑均“议郎郑均,束安贫”中的“束”一词,张九韶就考证了两年有余。“束”在现代字典中意为“送给老师的报酬(古时称干肉为)”,张九韶百思不得其意,终于在一本老版本的词典中找到了“束通约束,通修整,束为约束修整”的解释,直到这时他才释然。

    《济宁,白衣尚书之旧里》发表后不久,张九韶的女儿给他带来了原中区史志办重印的一套 《济宁直隶州续志》,上面一首名为《东郑庄怀白衣尚书》的诗吸引了张九韶,他意识到白衣尚书的故里或许在东郑庄,而非早先写的白衣堂街。在他开始到处打探东郑庄时,大女儿搜到了一段短文,文中指出了《济宁,白衣尚书之旧里》中白衣尚书故里不在白衣堂,而在太白湖新区。几经辗转,张九韶找到了文章作者太白湖新区经发局的刘涛的电话,深夜十点多钟,他拨通了刘涛的电话,不久后,刘涛带着电脑找到了张九韶,二人一同来到了来到太白湖新区许庄街道办事处李集村(原郑庄村),通过考证,确定了郑均的故里就在李集村。根据《州志》记载,郑均墓在城北十里的十里铺,2014年11月,年过七旬的张九韶与刘涛一起来到十里铺探访郑均墓,他们找到了十里铺村唯一的郑姓人家,这家主人告诉他们,村旁有座古墓,当地人叫做“郑家?堆”,郑家?堆一直有郑家后人守护,可惜因为历史原因,原来的?堆已经被夷为了平地。郑家?堆符合郑均墓的地理方位,该遗址出土的汉代简单器物也符合郑均生活的时代,张九韶和刘涛断定这里就是郑均的墓。沿着没膝的青草,他们步行了很远才回到车上。

    做文化应当是抢救性的,也必须用抢救的态度去做,这就要求做文化的人有无畏的精神和能坚持下去的勇气。历时37年,张九韶让更多人知道了“郑均”这个名字,试着想象一下,2000岁的郑均知道这些,又会做何感想?

    阅读延伸白衣尚书郑均生平白衣尚书郑均,东汉任城(今济宁)人。唐代大诗人李白在《任城县厅壁记》中,骄傲地夸耀他的第二故乡济宁是“白衣尚书之旧里”,高度赞扬白衣尚书是一位“风流清高”、“掩映天下”的贤良。

    郑均名载青史,《后汉书·郑均》记载了他许多的感人事迹。其兄是任城县小吏,常接受别人赠送的礼物,郑均屡次劝阻不听。无奈,郑均去别人家做佣人,将一年多辛辛苦苦挣的干净钱送予兄长,并说,“物尽可以复得,为吏坐臧(赃),终身捐弃。”兄为他的言行所感动,遂为廉洁之人。哥哥病逝后,郑均又承担起抚养寡嫂孤侄的责任,他的美名便传开了。

    东平郡守征召郑均做官,郑均称病在家,郡守只好派任城县令直接到郑均家里逼他出山,郑均最终没有屈服。为摆脱州县的威逼纠缠,他偷偷逃到河南濮阳躲起来。州县竟像追查逃犯一样追查一个好人出来做官,事件过程颇具戏剧情节。

    建初三年(公元78年),司徒(丞相)鲍昱下令征召,郑均不得不从濮阳出来应召,在丞相门下干了三年。因为郑均直言敢谏,他与鲍昱的关系并不和谐。

    建初六年(公元81年),郑均的直言敢谏传到皇帝耳朵里,皇帝便命公车(负责举贤良、选拔官员的中央机构)特别征召,将其升迁为尚书,辅助皇帝处理政务。肃宗屡屡采纳郑均的逆耳忠言,对其十分敬重。

    郑均在皇帝身边勤恳工作了三年,因病请求退归故里。皇帝未予批准,将其改拜议郎。不久,郑均称病重,皇帝方准其退休归里,并赐以衣冠。

    元和元年(公元84年),皇帝下诏表彰因病退休的郑均:“议郎郑均,束安贫,恭俭节整;前在机密,以病致仕;守善贞固,黄发不怠”。皇帝对他从“束”(青年)到“黄发”(老年)的人生给予高度评价,郑均堪称廉洁勤政的模范。更难能可贵的,愈老愈加坚贞不移的“守善”,毫不懈怠,从而保持了清白而辉煌的晚节。

    郑均退休第二年,肃宗皇帝东巡经任城,亲临郑均宅第看望。郑均成了白衣平民,皇帝仍赐其终身享受尚书俸禄,故时人号称白衣尚书。在中国历代上,皇帝不顾舟车劳顿,千里迢迢至其家进行赏赐,似乎只此一例。这是郑均的殊荣,也是济宁历史的一份荣耀。(张九韶 文 李朕葳 整理 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 徐微 ]

东方圣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 ※ 联系电话:(0537)2343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