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孤独的飞鱼

2016-12-22 18:39 | 来源:
作者:张静

字号:T|T
打印 转发

    在《学术·诗性·纯粹--李樯碑学研讨会暨书画展--书画作品集》的封二,我读到了李樯的诗《致我的鱼》:

    那一天/一条鱼插翅而来

    只此一句,就立即俘获了我心。

    我想象一条会飞的鱼,没有翅膀,亦能离弦,这该是怎样一种惊艳的悲壮美。是我喜欢诗的缘故吧,因而对这位会写诗的书画家学者,多了几分仰慕与关注。

    初闻李樯大名,源于书画圈人对我提起他碑学专著《秦汉刻石选译》《杞芳堂读碑记》《济宁汉碑考释》,后有幸拜读李樯先生著作,为其诙谐的表达、精准的语言、广博的学术视野、敏锐的思维所吸引,不忍释卷。李樯左揽秦汉,右拥魏晋,他在碑学史料收集上所下的功夫,论断所持的严谨态度,只有细读《秦汉刻石选译》《杞芳堂读碑记》的人,方可体会。

    李樯说,喜欢上书法很早,多是受了家庭的影响。他的祖父和外祖父都是当地有名的写家。祖父年轻的时候在南方以教书为生,南京文人蒲连荣今年80多岁了,曾跟祖父读过私塾,多年来一直与李家保持联系;他的外祖父董邦礼,字秉周,是城南有名的文化人,对易学、中医、书法均有研究,二位老人对他的影响很大。20岁的时候,曾问学于李华亭、冯广鉴先生。上世纪八十年代,李樯曾随张奎玉先生搜集整理峄山文史资料,对山上的重要刻石逐一进行登记,长了不少见识。峄山虽小,但其文化气息和超凡脱俗的格调,对李樯也有影响。书画前辈的精心传授和家庭的习染理应为李樯后来人生之路的选择起到很好的铺垫。

 

    在与李樯断断续续的接触中,也听到不同的声音,说他是一个很"狂"的人,甚至有人非议他的犀利与清高。这样的他在流光溢彩的社会中显然有些桀骜不群,孤独寂寞吧。

    对此李樯淡然一笑,他说,明代学者陈继儒就说过"古之文人,行无友,则有松竹。"二十多年的读碑笔记,没有远离俗事的孤独感是无法完成的,它是文人的必然境界,不是装出来的。我们的任何艺术都是孤独的;郑板桥很"狂",其人格如梅之傲雪、兰之温香、竹之劲节、菊之脱俗。但他却有一印:"青藤门下走狗",可见郑板桥对徐青藤的崇敬和钦佩。中国文人对巧言令色、卑躬屈膝、阳奉阴违一向不耻!但遇到高手折服,遇到女人和孩子很温柔。中国文人的孤寂感是与生俱来的,在书斋里泡得时间越长,这种孤寂感越深。文人是一棵树,它的孤寂感到春天就开花,到秋天就结果。它的孤寂之花与作品之花并蒂开放,孤寂之果与作品之果同时收获。

    是的,真正的"艺术家"都是孤独的,"与世俗保持着距离,才能纯粹"。孤寂中,李樯的书画艺术是率拙的、深沉的、精厚的。他的画能从千万人中一下子跳出来,一眼让人记住,再难忘记。

    不墨守成规,凝成自格,是李樯书法艺术之路的追求,显然这也是他个性的张扬。李樯的隶书主要取法西汉画像题记一类,另外汉镜、汉印、汉简等也是我取法的对象。这一类,"群众"不多见或不关注,所以视为异类。少见必然多怪嘛!任何艺术都要有自家面目,艺术作品个性不立,就等于没有自我。但这个"自我"不是杜撰,而要来之有据。"来之有据"并不是简单复制,比如,某君写《乙瑛碑》很像,或者写刘炳森、刘文华很像,那充其量也是"山寨版",是书奴。

    艺术是离不开作者本人的秉性、经历与学养的。谈李樯的艺术,也离不开谈他这个人。有人谈论李樯的狂气与傲气,我并不以为然。他的作品中确实有一种气,一种底气。在我看来,他身上的气实际上是才气、豪气、正气、骨气。这是在青少年时代就形成的。这一方面得益于他的家世的文脉渊源,中华传统文化的熏染;另一方面也得益于他的志向追求,长期的磨炼。

    "你吹你的风,我开我的花。"读李樯《竹水仙》条屏、《水仙竹子》中堂的跋语,我感受着李樯的执着与坦然。

    在和李樯先生的交谈中,能深深感受到他对书画艺术源自骨子里的热爱,以及对汉碑研究的痴迷。二十多年的忘我探索,让他忙到没有朋友 ,事实上,朋友们都知道他惜时如金地投身书画艺术,就不轻易打扰他了。"这种爱是骨子里的。"李樯称是真正享受书画汉碑艺术带给他的美感和陶醉。

    孤独的生活,不孤独的心。李樯用享受着这孤独的、回归自然的、陶冶心灵的生活。在汉碑研究探索中,在书画艺术的海洋中,李樯找到了一个真正的自我--洗尽铅华却不孤独的心。我在梵高那里看见过:"可以洗涤我灵魂的色彩。"不错,那便是孤独的颜色,是我们无法想象到的线条,只有经历孤独人生的人,才有资格来辩证这个社会,以一个犀利的旁观者的目光。

    最终,他过人的天赋终于展现了出来,成为了一位令人敬佩的。这种心灵的净化让李樯改变了自我、丰富了自我。在这孤独的艺术路途中,李樯是不会孤独的。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在他的理想里,自己就是那一条北冥的鱼,倏忽化而为鸟,飞上那苍冥之天,倏尔化而为鱼,潜入那苍冥深深之中吧。怀着未知的勇敢离开,突破了天生的某种限制,超越了这个世界所有贫乏的想象,在天高海阔之间,奋力腾起,优美的姿态令人惊叹。

    李樯,邹城市人。学者,书画家。国家画院曾来德工作室助教,文化部文化艺术中心翰墨艺术培训中心执行导师。国家画院特约编审。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学术委员会委员,山东省泰山文艺奖评委,山东省“德艺双馨”书法家,济宁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邹城市文联主席、党组书记、美协主席。主要学术专著有《秦汉刻石选译》《杞芳堂读碑记》《济宁汉碑考释》等。其中《秦汉刻石选译》获第三届泰山文艺奖等。2011 年起在《东方艺术》书法杂志开设“古碑新考”专栏。书法作品入展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各类展览,并于全国第三届楹联书法大展获奖。

[责任编辑: 张静 ]

相关新闻:

东方圣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 ※ 联系电话:(0537)2343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