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济宁城事

掌上济宁讯(记者 李胜男进城打工数十载,用汗水灌溉了这里的土地,但因工受伤后却无法得到应有的赔偿,这叫谁都会觉得寒心。做为家中的顶梁柱,因为一次施工意外导致身体八级伤残,孔大哥再也无法承担过重的体力劳动。但久久无法到位的赔偿让他无力支付高额医疗费。每当身上的伤隐隐作痛,孔大哥便忍不住叹息,为了给自己讨个说法,他最终决定拿起法律的武器,在罗海良律师的帮助下,坚持维权四载,终于讨回了公道。

辛勤劳作 他却突遭意外

孔大哥是曲阜市小雪镇白杨树村村民,为了给子女更好的生活,1994年便带着家人来到曲阜市干起个体生意。他卖过酒、卖过油、做过早餐,后来又从事建筑施工类工作,日子过得虽不富裕倒也温馨和睦。然而2015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却让这个平凡的家庭徒增波澜。

2015年5月13日,孔大哥在劳务市场被王某雇佣,给王某经营的洗车场房顶挂瓦,彼此口头协商每日劳务费用130元,然而这属于高空作业,施工过程有一定风险,王某却没有给孔大哥提供足够的安全设施,意外突发,一次施工时,孔大哥脚下的板子忽然断裂,导致其从高处坠落摔伤,后经医院诊断为胸腰椎骨折,鉴定为八级伤残。这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我是家里的大劳力,我不能工作,家里就没收入,一家人还指望我养家吃饭呢。”每每回忆至此,孔大哥都忍不住皱起眉。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他无法接受,巨额的医疗费和后续治疗费对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然而雇主王某却突然做起“局外人”,不停推脱责任拒不赔付,这让孔大哥一家瞬间陷入绝望,不甘心的他思量一夜,决定起诉王某。“法律是公正的,我相信它一定会保护我们。”

如何自证市区居住满一年成维权难点

2015年9月7日,孔大哥向曲阜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按照农村标准计算相应的赔偿,判决王某支付112977.09元。拿到判决书的孔大哥心里五味杂陈,一家人在曲阜市区居住生活二十余年,却没有按照城镇标准赔付,孔大哥心里不是滋味,于是决定上诉,在朋友的介绍下,他第一次见到了律师罗海良。

了解到孔大哥的遭遇,罗海良很是同情,在仔细看过孔大哥的材料后,罗海良律师认为孔大哥的诉求合理,于是向济宁市法律援助中心提出申请,成为了孔大哥的代理律师。

虽然2020年的新规里,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已经城乡统一,然而根据2016年旧规中要求,孔大哥想要得到城镇标准的赔付,仍旧需要证明在其受伤前一年,曾经在市区中连续居住满一年,这成了整个维权过程中的难点,“一个人生活在一个地方,一定会留下痕迹,可是如何找出这些痕迹成为具有说服力的证据,却很难。”罗海良说,起初他把着力点放在了“住”上,认为房子、水、电这些应该能够证明,于是他去找了孔大哥的房东,拿到租房合同还去曲阜供电公司调取了孔大哥妻子的缴费记录。可是这些证据在二审时,却因没有形成严谨的证据链而被发回。“证据的形成需要环环相扣,如果经不起推敲,就无法成为最佳佐证。”罗海良表示。

敬业好律师 不放弃 最终等到圆满

经济上的巨大困难让一家人渐渐丧失了信心,孔大哥甚至想过放弃。“我能做的除了不停地帮他想办法找证据,就是常去宽慰,当时我就告诉他们,只要他们不放弃,我肯定陪他到底。”罗海良的热心肠逐渐融化了孔大哥一家人的心,隔三差五就登门拜访的他,成了这个家的一分子。

一次拜访中,罗海良见孔大哥家中有些凌乱便想帮着收拾一下,无意间看到厕所旁堆积一地的废旧纸箱,孔大哥有些尴尬的表示,这些纸箱都是儿女给他们网购寄来物品的包装,因为经济十分拮据,他没舍得丢,想攒起来卖钱,可是受伤以后没力气收拾,所以就乱糟糟丢在院子里。然而这番话,却让罗海良灵机一动,说不定这些纸箱里就藏着胜诉的希望。

于是罗海良开始埋头在纸箱里翻找,果然让他找到关键证据,“这些纸箱从2014年到2016年间的都有,加上孔大哥儿女们的购物信息、付款凭证、发货信息以及纸箱上的姓名地址,这不就是最完美的证据链吗?这就是一个人连续生活在此最好的证据。”2018年曲阜人民法院二次重审时,罗海良抱着几十个纸箱来到法庭上,这一次他成功的为孔大哥赢得了184129.68元的赔偿。

天有不测风云,赔偿还没拿到,孔大哥体内留存的钢板严重影响了健康急需拆除,无奈之下,孔大哥借款两万余元做了手术,见此情景,罗海良毅然决定第七次为其申请法律援助,无偿代理此案,免费代为申请强制执行,法院支持了孔大哥的全部诉求,最终196654.88元的赔偿款赔付到位,四年的维权之路划上圆满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