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日报》关注我市扶贫小故事
2020-09-16 来源:掌上济宁

近日,《大众日报》记者深入我市基层蹲点,采写了几个扶贫小故事,在9月15日《大众日报》四版头条刊发,故事虽小却沉甸甸,故事虽短却情深义重。本报予以转发,敬请关注。

故事一:

孔维亮的腰杆挺起来了

孔维亮遇到的家庭困难,搁在许多人身上都是难以迈过的坎儿。

父亲严重心脏病,母亲类风湿关节炎,大姐脑瘫,妹妹癫痫,妻子心脏二尖瓣狭窄,儿子先天心室间隔缺损。2015年儿子手术花费20多万元,2016年父亲大腿静脉血栓手术花费4万多元,2017年父亲和妻子同日做心脏手术花费将近30万元,除去新农合报销和泗水县大病补助外,其他的全靠孔维亮东拼西凑。那阵子,椿树沟村210户人家都被他借遍了,小山村的人厚道,没等开口就一百二百、三十五十地往他手里塞:“不用还了。”村支书渠井萍说:“别人家的果树挂的是果子,孔维亮的果树挂的是石头,树身子都压弯了!”

守着一家病号,孔维亮只能窝在村里硬挨。2016年起,孔维亮的日子开始发生变化:圣水峪镇政府在给他父母和姐妹办理低保的基础上,又给他家四口人申请了低保,每人每月80元的补助保证了全家人吃饭;县里免除了全家每人每年250元的新农合保险金,还给他父母每月发80元的高龄补贴;村里奶牛场按精准扶贫政策,以孔维亮的名义用政府贴息贷款5万元买了三头奶牛,每头奶牛每年收入1600-2000元;奶牛场有机肥车间优先安排他打零工,每年收入3000元以上,并享受每年以工入股分红500元;考虑到孔维亮四十出头精力足,村委会把所有临时性公益岗位先尽着他安排,并协调镇派出所发展他为警务员,一年收入六七千元;了解到孔维亮养着五头母羊,济宁市畜牧局送来两头优质种羊,每年羊羔收入近三千元……

孔维亮掰着手指头细数着一笔笔来项,眉头一展告诉记者:“头顶上的三万多元债今年就能还清,可把腰杆挺起来了!”

故事二:

命苦的孩子考上了大学

9月12日下午,济宁市任城区长沟镇钱海村,镇扶贫包保干部刘斌叫着“坤成”推开一扇门,随着“哎”的一声,屋里蹿出一个小伙子,大眼睛、高鼻梁,1米76的黑瘦高个……村支书王忠宁介绍:这孩子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今年春季高考考了618分,被齐鲁医药学院录取了。

钱坤成的母亲智力一级残疾,去年年底去世,七旬父亲靠捡垃圾为生,今年3月因精神分裂症加重被当地精神病医院收治。邻居焦培苓说:“这孩子命苦,小时候他爹一出门就把他搁纸箱里,一待就是一天。”

“把书念好是你唯一的出路。”小学班主任的话,钱坤成一直铭记。升入高中后,贫寒的家境和繁重的学习曾让他心灰意冷。刘斌的到来为这个家点燃起希望:清洁、修缮房屋,落实完善了扶贫项目分红、低保、教育资助等近10项补助金。一有机会刘斌就找坤成谈心:“家穷不要紧,怕的是志穷;失败不要紧,怕的是不肯学。”疫情期间没法上网课,刘斌就为他买了手机,送去复习资料,帮他制订学习计划。钱坤成渐渐开朗起来,成绩大幅提升。

快开学了,刘斌边帮坤成收拾行李边交代:“大学的环境比高中自由,一定督促自己好好学习……”坤成从柜子深处翻出一个笔记本,里边工工整整地记录着资助过他的政府和社会各界名单,小心地塞进行李箱:“这是我前进的动力,我会一直带在身边,日后也要帮助更多的人。”

故事三:

我也能给别人开工资了

9月8日晌午,黄河南岸一片杨树林里饭香四溢。“冬瓜炖肉,馍管够!”梁山县小路口镇马岔河村的师朝荣一边招呼工人一边抡勺盛菜。他们凌晨3点就打着灯挖地瓜,一直干到日头正南。工人吃饭,她却忙着往地头搬地瓜,袋子往地上一蹾,冲着老伴马长领喝道:“我累得直不起腰来,你还有闲工夫拉大呱!”

6年前,师朝荣因髋臼劳损病做手术花了15万元,再加上要供儿女上学,人未出院,全家就陷入了贫困。盖的被子都得靠救济,赶集连个烂苹果都舍不得给孩子买。咋办?“玩龙玩虎,不如玩土,还是得从土堆里扒奔头。”种地老把式老马说。可他家穷得出了名,谁都不敢把地租给他。镇政府和村委会马上表态:除了基本的扶贫政策,村委会出面担保,帮他流转100亩地,等收了庄稼再付流转费。于是,从100亩到400亩,从小麦、玉米到大豆、地瓜,老马越干越大发,农忙时最多得雇七八十个零工。

日头落入黄河,马长领蘸一下嘴唇开始发钱,一人一张红票,一会儿捻出去2000多元。“那几年吃了上顿愁着下顿,如今我也当上老板给别人开工资了。”老马感叹:“天天跟做梦似的!”

故事四:

有啥顾虑咱政府帮你担着

强同荣,和她的姓一样,超出常人地坚强。

她今年44岁,是汶上县南旺镇南旺三村的贫困户,8年前在车祸中撞断左腿,现在还钉着钢板。伤还没好利索,丈夫又在车祸中去世,留下一双儿女和一个残家。强同荣不认命,哭过以后,带着伤就去服装厂上班了,7年一天假没请过,3口人的日子渐渐有了起色。

命运似乎并不可怜这娘儿仨。今年1月,强同荣劳累过度突发脑溢血晕倒在家,送进医院一住就是3个月,命保住了,可她却不能进厂打工了。“最怕断了孩子的钱花,这回真断了。”泄气时,她发现银行卡上隔三岔五就来点儿进项:低保、困境儿童补贴、助学金……“得了病安心养,病好了再干,有啥顾虑咱政府帮你担着!”扶贫干部刘茂雪的话让她心里热乎乎的。进项里她最看重“防贫保”,县里引入商业保险防止脱贫户返贫,收入低于贫困线就启动理赔。“这次领了2100元,就像跳出来的心又回到了心窝里,可踏实了!”

故事五:

穷在闹市也有人问

9月4日下午三点,邹城市“友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大门口,刚下班的王凤荣从超市买了一箱奶和5斤苹果,骑上电动车匆匆向4公里外的婆家孔陈村驶去,她要去看的不是婆婆,而是丈夫的堂兄孔凡玉。撑起车子,王凤荣高声喊道:“大哥大嫂,在家吗?”“哎呀,弟妹又来啦?”患先天腿疾的朱运珍一瘸一拐地迎了出来。

王凤荣2002年嫁到孔陈村,平时跟丈夫住在大束镇匡庄社区,与孔凡玉几乎没有来往。今年4月,邹城市实施旨在稳定帮扶贫困户的“虚拟就业”,把两家连到了一起。

“虚拟就业”是爱心企业提供的专门用来帮扶失去劳动能力贫困户的就业岗位。市就业中心负责安排给贫困户一个亲戚或者邻居,每月企业多给他们发100元工资,由员工当面交给帮扶对象。“友硕”工会主席任德祯说:“一百块钱是小事,关键是让贫困户知道穷在闹市也有人问。”

进屋坐下,王凤荣问:“凡玉大哥呢?”朱运珍说:“去地里看花生啦!”

今年50岁的孔凡玉是瓦匠,常年在外打工,2014年查出肝硬化腹水,折腾得全家负债累累。2016年起,全家开始享受来自政府和社会的各项帮扶,记者从墙上一张“贫困户脱贫清单”看到:2018年10月1日到2019年9月30日,孔凡玉夫妻及两个上大学的女儿共收到低保金、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朝阳助学金、朱运珍服装厂打工等9项收入共30008.5元。

朱运珍抹着眼泪说:“够吃够用的啦,就是得这种病怕别人嫌弃,平常也不敢串门。现在好了,凤荣妹每月来一趟,俺妯娌俩有说不完的话,心里可亮堂了。”(《大众日报》记者 姜国乐 王浩奇 孟一


责任编辑: 作者: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 联系电话:(0537)234321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