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燃尽八十载 军民鱼水不了情
愿有生之年我们还能再相见
2019-10-10 09:04:28 来源:东方圣城网

孟子故里,鹿山脚下。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站在自家门前的山坡上,向远处眺望,口里不时念叨着:“八路军哥哥们呀,你们在哪里,俺想你们……”老人名叫刘现文,生于1933年,是邹城市田黄镇鹿山后村的一名普通农民。2019年初秋时节,邹城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工作人员走进老人家里,与老人促膝长谈,并走访了村里的群众和村干部。由此,发生在孟子故里革命老区、一场尘封了近80年的感人拥军事迹和寻亲故事展现在世人面前。

刘现文老人

临危受命 舍身践诺

让刘现文老人心中所挂念的“哥哥们”,是在抗日战争时期,老人的父母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救助的7位八路军伤员。

时间回到80年前艰苦卓越的抗日战争时期。那时,以邹城东部田黄区为中心的尼山区抗日根据地,是鲁南地区最重要的4块根据地之一。尼山区抗日根据地建立后,一直被日伪部队视为封锁、蚕食和扫荡的重点目标,并实行野蛮残忍的抢光、杀光、烧光的“三光政策”。 1941年至1942年,是敌后人民抗战最艰苦的时期。敌人对抗日根据地则不断进行蚕食,并多次发动残酷的扫荡。

刘现文老人所生活的鹿山后村,地处尼山抗日根据地的核心。老人的父亲原名刘兆义,当时是尼山区抗日根据地秘密入党的中共党员,化名刘信。1941年的一天,在敌后人民抗战最艰苦的时期,时任邹县县委、邹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的步云亭,亲自将7名八路军伤员秘密转移至刘兆义家中。在刘兆义的动员下,全家上下没有丝毫犹豫,义无反顾地接受了这7位八路军伤员,为他们疗伤,照料他们的生活,这一照顾就是一年半的时间。

那时的刘现文还只是个7、8岁的孩子,80年时光过去了,刘现文老人还依稀记得当年的一些情景。7名八路军伤员都身负重伤,行动极为不便,每当有日寇扫荡,为了他们的安全,老人的家人就全家上阵,能扶的扶着,不能走的背着,稳妥地将这7位伤员全部转移到村前鹿山悬崖绝壁上一个狭长的山洞里。为了能随时顺利转移伤员,父亲刘兆义还把藏匿7个伤员的房屋挖了个后门。这样的经历,老人说他经历过好多次,但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有好几次,我们躲在洞里,日本鬼子从山洞顶上走过,透过缝隙向上看就可以看见日本鬼子,这个时候是一点声音不敢出的,恨不得憋着气,生怕被鬼子听出喘息的声音,安静的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鬼子从头顶走过的时候,有一个八路军伤员,手里紧紧握着一根拐杖,眼睛死死地盯着鬼子的脚步,随时准备着与鬼子同归于尽”,当时他的想法只有一个“鬼子要是进来,我就往外捣,把鬼子捣下悬崖去,摔死一个我够本,摔死俩我赚一个。”

老人回忆说,有多次扫荡中日本鬼子来到了自己家里,为了得到八路军伤员的消息,鬼子将家里的孩子和大人分隔开,从口袋里掏出糖果,利诱刘现文和家里的孩子们说出八路军的藏身之处,但每次刘现文和家里的哥哥姐姐们都严守秘密。

除了7名八路军伤员的安全,最大的问题还有口粮和疗伤。由于日伪的军事封锁,造成了根据地的严重经济困难。加之1940年的灾荒,粮食歉收,当地的抗日部队吃的除了糠、嚼不动的老地瓜秧子,就是霉烂、发苦的地瓜干子,没有一粒粮食,药品更是极为匮乏。革命队伍尚且如此困难,当时刘现文家里更是难上加难。为了让7个伤员活下来,家里想尽一切办法,饭菜先让伤员吃。没有药品,父母就带着刘现文上山里采花椒和草药,为伤员消毒疗伤。

满门英雄 一村仁义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一年半……原以为7个伤员会在不长的时间里便会被接走,没想到一直隐藏在刘现文家里一年半的时间。

一年半的时间,在当今和平年代可能是弹指一挥间。但在当年血雨腥风、缺吃少药的残酷战争年代,一分一秒就意味着牺牲、病亡、饿死。但在500多个日日夜夜里,刘家没有让7名伤病战士饿着、病着,在一家老小的悉心照料下,7名伤员在日伪军的眼皮底下安全的隐藏起来,并逐渐恢复了重病的身体。一年半后,身体康复的7名八路军战士被接回部队,投入到新的战争中。

在刘家的500多个日日夜夜里,7名革命战士与刘家缔结下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生死友谊。时间长了,7名战士从最初叫刘现文的父母为大叔大婶,到后来直接喊爹、妈,并与刘现文磕头结拜下异姓亲兄弟。归队的那一天,7名战士在刘家爹娘面前长跪不起,依依不舍。在那个残酷的年代,这是7名革命战士对刘家冒死营救他们最朴素的报答。

7名伤员哥哥当时最喜欢年幼的刘现文,安全的时候,就在家里教刘现文识字。刘现文老人至今还记得7名伤员哥哥的名字:临沂的崔化普、上海的杨有才、济南的刁文新、枣庄的、山西的……

“不止是我们一家,保护他们,村里的老少爷们都出力了。”在那个残酷的战争年代,近200人的村庄如有一丝一毫的风声,7名革命战士和刘现文全家老小就会有灭顶之灾。可7名革命战士能在刘现文家里安全生存下来,是刘现文一家大义凛然、忠于革命的献身义举,是当年鹿山后村从老人到孩子们全村百姓舍身忘我、保护革命战士的侠义壮举。许多人在听了“7名八路军战士安全藏身鹿山后”的感人事迹后,连连感叹说鹿山后村就是孟子故里邹城市的“沙家浜”。邹城市作为古代思想家孟子的故乡,这里的百姓用无言的行动,在八十年前践行了孟子“舍生取义”的伟大思想。

难忘故人 魂牵梦绕

时光飞逝,硝烟散尽。转眼间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离7名革命战士在刘现文家里隐藏疗伤已经40多年。1985年的一天,一封上海来信打破了刘现文家里的宁静。信封上写着“山东省邹县田黄镇东辛庄镇西鹿山后村刘兆义”收。那时刘现文的父母已先后去世。刘现文看了信后,知道是当年在自己家里隐藏疗伤的7位战士之一的杨有才写来的。刘现文便试着给杨大哥回了信。回信不到半年的时间,已是上海市一家国企负责人的杨有才大哥长途跋涉,来到了当年隐藏疗伤的小村庄,时隔40年后见到了当年的救命恩人和小兄弟刘现文。

“杨大哥那年来到家里,接着就去了爹娘的林地。”刘现文和村里的老人现在回忆前30年前杨有才大哥来村里的情景历历在目。杨有才在当年冒死救护他的爹娘的坟前长跪不起,失声痛哭,连连说:爹娘,我来晚了,没能孝顺你们呀!村里的许多在场百姓拉他都拉不起来,无不为之动容。

转眼间,又是30多年过去了,但刘现文老人却再也没有了7位哥哥的消息。

如今刘现文老人过上安康、富足的生活,孩子们事业有成,在村里为他盖起了小洋楼。安度晚年的刘现文老人却越发思念80年前的7位哥哥。据小儿子刘源介绍,最近一段时间,老父亲口中念念不忘的总是那句,“要是能找到我那些哥哥们就好了,也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过得好不好”。而就在前段时间,刘现文老人的大儿子不幸病逝。这一变故,让老人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悲痛,也许是儿子的离世,触动了老人对往事的回忆和对那份感情的牵挂,或许在老人心里,那是他一生都放不下的深刻记忆。现如今老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在有生之年能再次见到80年前生死与共的7位哥哥们。(记者 苏茜茜 通讯员 戈成玉 吕卫锋 杨波

责任编辑: 作者: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 联系电话:(0537)2343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