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论文代写”咋就火了?
2017-04-21 来源:东方圣城网

    ■本报评论员 陈曦
  自由谈无论在何种情形下,也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论文造假都是不能被容忍的,校方发现一起就得严惩一起,妄图走捷径的毕业生必须为自己的愚蠢付出惨痛的代价。此外,对不负责任的论文指导老师,是不是也一并惩处之?
  临近毕业季,如何交上一篇合格的论文,顺利拿到毕业证,着实令不少忙于找工作或理论水平较差的学生头疼不已。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大量“论文代写”机构抓住商机,在学校人流量密集之处贴满了小广告,甚至延伸到了网络发帖、淘宝交易,“保证通过”的宣传口号已被喊了千万遍,像“学霸学姐一对一”“硕博团队承接”之类的特色营销,更是在抓住不少应届生眼球的同时,也成功地赢得了他们的信任。
  对于许多大学生而言,“论文代写”机构就在身边,触手可及;而其提供的“人性化”服务,身边早有同学花钱“享受”过。这年头,只要你想在论文写作上走捷径,那么“枪手”可是一抓一大把,就没有他们应付不了的学科和完成不了的任务。当然,这些“枪手”的水平也是参差不齐,所谓的学霸不过是营销的噱头;但经其手炮制出来的论文,基本也能达到低空“飞跃”及格线的水准,算是给某些“学渣”属性的毕业生解了燃眉之急。
  话又说回来,谁又能堪称“学科全才”呢,枪手们只是用机械化的劳动辅之以灵活化的操作来达到赚钱的目的罢了。这类地下文字工作者,大多是在收到带有具体要求的“约稿函”后,网络搜索相关文章及论文,拼凑成型后,再用自己的话修改一遍,即“意思还是那意思,但是文字可以替换成同义词、近义词”,这样即便论文查重也查不出大问题。据悉,凭借着“摘抄+替换”的本事,一个从业不到半年的专业论文枪手,月入近3万元,俨然步入了“知识白领”的行列;像他这样的职业论文家,在灰色的代写行当里并不占少数。
  其实,教育部早在2012年就制定了《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处理办法》,并于2013年起正式实施,其中明确规定,由他人代写、为他人代写或者组织学位论文代写的,都属于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对于学位申请人员论文作假的,学位授予单位可以取消其学位申请资格,在读学生可给予开除学籍处分;已经获得学位的,可以依法撤销其学位。但是,对于为他人代写学位论文、出售学位论文或者组织学位论文买卖、代写等情形,该《办法》却只规定了对充当枪手的学生、教师及校内工作人员的处罚,并不涉及到组织代写的公司,以及公司的管理者和全职写手。而目前为止,对论文造假公司能不能以“非法经营罪”论处,各界还尚存争议,没有达成共识,这也致使服务于这类公司的人员继续游走在法律与道德的边缘,疯狂地赚取灰色利益。
  就我国当前的高等教育培养体制而言,普通大学的本科生都是在课堂上学习基础性的专业知识,极少有机会进行深入的课题学习及研究,也极少参与创造性的社会实践活动,于此情形之下,指望他们能在毕业之时交出一份像模像样的、有理论深度或创新闪光点的论文,似乎也有些不太现实。况且近年来,各路专家也在论证是否有必要取消本科毕业论文;即便是为“保留”而呐喊者,也建议教改先行,不能走以前的老路子,以免制造出一批批没有任何价值可言的注水论文、拼接论文。
  无论在何种情形下,也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论文造假都是不能被容忍的,校方发现一起就得严惩一起,妄图走捷径的毕业生必须为自己的愚蠢付出惨痛的代价。此外,对不负责任的论文指导老师,是不是也一并惩处之?毕竟,有些指导老师并没有在立意选题、论文撰写上给学生提供必要的支持与帮助,而是睁只眼闭只眼听之任之,一旦论文在评审阶段出了问题,却只会埋怨学生不争气、水平差。我看,校方确有必要敲打敲打这类“在其位不谋其职”的指导老师。

责任编辑: 许小宁 作者: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 联系电话:(0537)234321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