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24小时社区校园图书馆济宁开馆
2017-03-21 来源:东方圣城网



    导语“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

    经过一个多月紧锣密鼓地筹备,中国首家24小时社区校园图书馆终于与大家见面了!

    24小时图书馆,是“阅读济宁”的一盏文化地标,在这里,我们将举行为期一个月的名家坐馆领读活动。每晚的9点至12点,济宁市各领域的专家学者和文化名人将如约而来,与您同馆共读。这场属于整个济宁的“文化接力”长行,期待您的加入!

    美丽的灯光

    李木生

    中国第一家24小时校园社区图书馆——哈佛摇篮国际小学歌德图书馆,在孔孟之乡的济宁市正式向社会敞开怀抱。有了这座图书馆,现代文明的光芒便会与2500多年前孔子榻前的灯光,有了对接与融合的可能;中国与世界,也便有了可以走来走去的桥梁。

    从秦始皇到“文之革”,中国曾经有过太多焚书毁书禁书的时光,有过太多的文字狱。孔子的伟大,首要的是他建起了中国第一个民间的学校杏坛,从此,有了三千多学子的泉眼,再大的焚烧也无法阻止地下泉水的涌流。但是,我们有过太长的黑夜,太长精神的黑夜,花样翻新的愚民体制与愚民政策,正是产生这漫长黑夜的罪魁。想想我们周边,那些涂着红色的法西斯们,甚至连世界人类共同遵循的底线都要愚昧地仇视。自己沉浸在奴隶生活的“欢乐”里,还不允许别的奴隶有清醒与反抗的言行。有时读着鲁迅先生的文字,会莫名地升起着悲哀,难道我们已经广泛识字的民族,竟如此完好无损地保持着已经维系了两千多年的劣根性。只有民间的醒来与觉悟,才是人类文明发展与进步的希望。期待这座24小时校园社区图书馆,能够在深夜里点亮一盏盏心灯。

    我曾经有过长时间无处买书、无处找书、无处读书的人生。只允许读的那本语录与几本“马列”,几乎就是书籍的全部。这些书,又让“规定者”套上了“囊括一切真理”外壳,更成了一种领着群羊走向屠宰场者的徽章。是碰得头破血流才于黑暗里找到了一些书,让我冲突了封锁的牢笼、走出了坚壁清野的沙漠,让我遇到了一个个古今中外的富有良知的人们,让我看到牲口一样只知服从赞美的奴隶场之外的那个人的世界。如今,有这样的一个图书馆摆在我们的跟前,那里就集中着世界上最好的人写的最好的书。不仅摆在我们的面前,还是一天24小时敞开心扉地摆在我们的面前。

    这就是众泉汇聚之地。仔细的体察中华大地,多少心灵正焦渴难耐,或者因为长时间的干渴而失去了求饮的欲望与功能。有这个图书馆庄严地立在我们面前,那潺潺的流水声,当会唤起我们渴饮的愿望吧?或者,先不急着进去读,只是在门口瞅瞅,咽咽口水,然后再怯怯地进去,翻开一本书。

    那个远在大洋彼岸的哈佛,我这个英语盲曾多次走进,只是想一次次感受这里的气氛。先不管它诞生了8位美国总统与33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光是1500万册的藏书(真正的人类思想与情感的结晶,没有非要通过组织分配分派的垃圾),就已经是“万水千山”的景象了。只有自由的人生,才能产生独立思考的大脑;独立思索的大脑,正是开启自由人生的钥匙。而人类最精华部分的书籍,则是我们获得自由解放的心灵与建构独立思考大脑的必经之路。那位提出过“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陈寅恪,就曾在哈佛学习深造过。在这里学习过的中国人,可以列出一个长长的名单:林语堂,姜立夫、竺可桢、杨杏佛、赵元任、林语堂、梁实秋、梁思成、吴宓、贝聿明……哈佛摇篮国际小学与这座歌德图书馆的创始人潘跃勇,一定是对远方的哈佛与中国的现状有了深思熟虑的考量,并怀着对于我们民族与民众的深厚热爱,才不惜代价为我们开垦出了这样一方崭新的天地。

    在中国第一家24小时校园社区图书馆开馆之际,我们不仅祝福它,还要爱护它、走进它。

    喜折东风第一枝

    ——让我们共同走进中国第一家24小时社区校园图书馆

    孙继才

当下,行进中国正在“全民阅读”的浪潮中向“书香社会”迈开坚实的脚步,“社区阅读”正在社会大众“读书方式”和“学习习惯”的涵养中蔚成大观。山东哈佛摇篮国际小学歌德图书馆——“中国第一家24小时社区校园图书馆”,于2017年3月21日世界诗歌日盛装开馆。书山学海花千树,喜折东风第一枝。崭新的办馆理念,悲悯的普世情怀,高尚的服务意识与富学的领读团队,纷纷化作耀眼的火花,映入大众的视野。人们纷纷为之点赞。

    哈佛摇篮国际小学歌德图书馆是一座国际化、现代化、信息化的未来图书馆。它融合西方设计理念与东方文化内涵,具有浓郁艺术气息与审美情趣,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图书馆。看到歌德图书馆,脑海里涌来一片遐想:记者似乎是沿着时光的河流,在历史的堤岸上踽踽而行,拾起两河流域泥板书的遗址,望向残败风化的峭壁,耳边顿时响起托勒密二世看到亚历山大图书馆时的惊叹!人类不曾寂寞过,人类历史也不曾孤单过。有楔形文字的相随,有羊皮纸的陪伴;就这样,代代相传着不老的传说;就这样,千古绝唱着人类文明的史诗。大概这就是世间图书馆永存的魅力。无怪乎老子有言:“涤除玄览,见素抱朴,不行而知论。”无怪乎朱熹有诗:“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自然,每一种文明,都标志着一个时代。每一部典籍,都传承着一种精神。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情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破万卷的牍简帛宣,牵肠挂肚,载不动,许多愁。

    哈佛摇篮教育集团董事长兼国际小学校长潘跃勇心系教育,情倾社会。早在十八年前,他就创办了济宁首家科技图书馆,馆藏图书十几万册。从开创民营图书馆时的门庭若市与好评如潮,让这位时正而立之年的优秀创业才俊,和图书结下了不解之缘。从科教图书馆蔚成风气的全民借阅,到开放歌德图书馆每天24小时读者共享,就是他奉献文化兴国情怀融汇悲悯普世情怀的情感升华与价值再造。潘跃勇曾深情地告诉记者:走进我们的歌德图书馆,我就觉得这里堆珠叠玉,采萃撷英,林林总总,包罗万象。集人类之睿智,映时代之异彩,含宇宙之灵气,纳天地之春光。巍峨则显峻岭深邃气质,浩瀚则有大海渊博胸襟。这是精神财富的沉淀,这是智慧王国的结晶。灿然生色,五彩缤纷。这里不仅让孩子们感到神奇,一切求知者都会在这里找到自己的良师益友。足不出户,喻朝代兴衰;充耳不闻,晓古国文明。亲之,可修身养性;近之,能达理通情。火眼金睛,看破世间真伪;明察秋毫,洞悉古今中奸。如此深进的审时度势,大概这就是他——这位中国哈佛摇篮教育集团的领军人物每天24小时敞开馆门的初衷。

    歌德图书馆馆长焦红年轻、尚学且有灵气。他给记者介绍,歌德图书馆是情感的驿站,心灵的憩园。这里二十四小时灯光长明,有书、有诗、有歌、有茶,它能让浮躁的心灵归于平静,让漂泊的灵魂回归故里。给能量加油,助信心起航。这里还是解压的港湾,心情的加油站。现代生活,行色匆匆。身体需要减压;来这里,一盏香茗,一杯咖啡,一支曲、一本书,静静地,让精神重振,让内心舒展。这里又是驱赶成长阴郁,让青春更加阳光的伊甸园。成长的心思,青春的烦恼,是每个孩子人生的必经之路。这里无数慰藉心灵的书籍,任其倾诉。这里有大电影、有心理导师,还有“情绪收容所”、“情感理疗站”,和孩子们拥抱取暖,帮他们缓解孤独,抚慰创伤。

    歌德图书馆也许会以博大胸襟告诉人们:古之圣人,于歌德大彻大悟;今之先达,在馆里知己知彼。昔时楷模乃今日精神,依然犹当效发。头悬梁,显发愤之节操;锥刺骨,有顽强之毅力。凿壁偷光,贫寒不减善学之风;囊萤求知,苦困宜添乐学之趣。多少勤者,读书万卷。东壁,鞭策历史进步;书馆,引领时代潮流。复兴盛世,召强者励精图治;改革岁月,催全民博学广才。寒假、暑假、节假,“枕上、马上、厕上”。冬者岁之余,雨者晴之余,夜者日之余,闲者忙之余。愿少者、长者,手不释卷,朝乾夕惕;盼贫者、富者,争分惜秒,马不停蹄。励志,洗净神州日月;奋勉,刷新华夏乾坤。图书馆,崛起之根本;智慧馆,生命之渊源。

    是的,24小时图书馆的夜以继日,将为社区百姓打造精致、细腻的一流服务;为奉职于各行各业的爱书人,创造一隅静谧的学习空间;为在冬夜漫漫、夏夜寂寥的加班人与夜行人,为勤于逐梦的新生代,亦为在学术殿堂夙兴夜劲、孜孜以求的攻关之旅,以及为寻求精神祈寄的恩爱情侣创造一方文艺阆苑。让有识有为者阅读求进的每一份热情,尽在这里点燃;让他们智慧探奇的每一刻亲近,都在这里聚焦。歌德图书馆,不乏春蚕到死丝方尽的执著,有着一笔挥洒万卷书的广博;是石,它擦出希望之火;是火,它点燃智慧之灯;是灯,它照亮人生之路;是路,它通向成功之巅。

    此刻,哈佛摇篮国际小学孩子们的欢笑声,正是对“歌德图书馆”厚重意义的最好诠释。为二十四小时优质开放,歌德图书馆全体工作人员,挥洒辛勤汗水,对“人类知识”进行着至善至美的浇灌。一批在阅读领域播撒爱心的艺术家踊跃加持。阅读的星星之火必将以燎原之势蔓延开来。袅袅书香氤氲历史酣梦,文化火炬点亮城市夜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歌德图书馆让一天24小时光明普照,力助社会大众,清扫精神荒芜;广撒书香,集结智慧,温暖这个世界。构建书香社会,打造文化中国,孔孟之乡砥砺前行。我们在路上。

    为什么要读书?

    李子君

    我们常言,中华五千年文明史,读书果如刘向所言:“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还是如陈寅恪之坚守:“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或者秉持家国民族大义,追随教育先驱蔡元培:“读书不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 以及伴随中国曙光的呼声:“为中华崛起而读书”......?

    读书,既关乎文明的行止,承载历史的使命,且应发出时代的呼唤,还要倾听内心的声音。

    有多少人和冰心有相同的观点:“读书好,多读书,读好书。”可是,如何读?到哪里读?当中国最美小学图书馆歌德图书馆无私的张开臂膀向社区,向社会开放,一种最贴近身体和灵魂的温度在孔孟之乡深情地传递,我相信,很多人有怦然心动的感觉。终于有了这样一个地方,当夜晚袭来,不论寒凉,可以一读到天明。

    那么,该怎样读?究竟如何去读?有人说,读书没有目的。这个观点许不能反对,因为读书有时本就是一种快乐,是生命的一种常态。但是它一定有路径,所谓“书山有路勤为径”。

    梁启超曾经谈读书:“若问读书方法,我想向诸君上一个条陈。这方法是极陈旧的,极笨极麻烦的,然而实在是极必要的。什么方法呢?是钞录或笔记......”其实,这便是最基础的道路——勤奋。因此,很多人不惜深夜挑灯。

    然而,行走于书山文海,究竟从哪一条小径通行,从哪一个区域开始?就在这徘徊犹豫的时刻,时间便会悄悄溜走。信手翻来,一本无趣,放下,复拈一本,再放下,如此反复,自是无益。或者有心读一本好书,比如诸子百家、文史通鉴等,需要字字精读,却苦于年代久远,文言障碍,基础薄弱,步步受阻,需要披荆斩棘。那么,何以不走冤枉路,何以在有限的时间里吸收最多的养分?又何以涵养情趣,与社会共识不至背道而驰?

    有价值的文学是民族的根祗,守得住本民族的,才能放眼于寰球的。这需要有梁启超一般的人物来谈读书,导引一条正确而又有效的道路来,比如,精读和泛读的方法,笔记和抄录的必要,浏览和背诵的区别。在勤奋、智慧的基础上体会到乐趣,感悟到真知,寻找到源泉。犹如一部《圣经》,千人读有千人读的内容,千日读有千日读的感悟。当书籍的光芒和雨露洒向我们,我们如何沐浴其中,成其仁智?

    在中国近代史上,一个动荡的历史时期,我们在读书的大背景下不断探索,实现转折,修正方向。论时代精神,论学术涵养,论等身著述,我们皆可聆听学习于诸如梁启超一般人物的方法和经验。然,斯人已远,只能追忆其言,到书中去追寻他们的足迹。谁能循循善诱,恭身指导今时今日渴望读书,勤于读书的我们?运河沿岸,任城遗风,济宁的文学大家们又是如何在文化长河的滋养下,响应时代的呼唤,形成独立的思想,汇聚精神的源泉?如何了解历史悠久的始祖文化,博大精深的邹鲁文化,影响深远的儒家文化?如何写一篇优美的散文,撰一篇合格的报告,充实一篇精彩的教案?又如何在经史子集里获得智慧,在优美散文中享受愉悦,在童话故事里受到启迪?俗语有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读书之前的引言和路标将会使你更快地找到读书的路径。这里,也许有你人生的导师,有你儿时的榜样,也有你一直仰慕却苦于没有机缘的他(她)们,每个领读的人都是一个领域的坐标,这一次,将因为读书,因为文化担当,因为守护梦想,而零距离的交流、陪伴。

    如果你有闻一多洞房花烛夜“醉书”之痴;张曜拜妻为师之识; 苏东坡:“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之志;吕蒙:“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之恒心。不需凿壁借光,囊萤映雪,悦读济宁,岂能缺这一座为读书人长明的灯盏?倚窗而坐,沉浸在书海中,一如自由游弋的鱼儿在偌大的水域中畅游,贴心的麦香咖啡似儿时母亲的温度悄悄地靠近,把所有慈爱注入水气中蒸腾,挥发出向上的力量。

    鲁迅说:“每天得到的都是二十四小时,可是一天的时间给勤勉的人带来智慧与力量,给懒散的人只能留下一片悔恨。”

    让我们在已经开启的大阅读时代共同到书中去寻找智慧,24小时的等待,我捧书相候,也愿你不要虚耗时光。漫漫长夜,当书香飘来,君若回首,万千气象皆在灯火阑珊处。今夜,相约歌德,由我领读!

    “24小时”的胆量和胸襟

    周长行

    打开了,他从来就不准备再关上。

    这就是潘跃勇。这就是他从办哈佛幼儿园到办苗木基地到办国际小学到最近办的歌德图书馆的一以贯之的办学方略乃至成为他的精神和品格。

    坐落在哈佛国际小学校院内的歌德图书馆,填充其内的不仅仅是几万册书,也不仅仅是靠“歌德”这个德国的天才沽名钓誉,而是在这样一个有着渊博读书历史的诚市里,展现一个读书人一个教育企业家独特的思考和独特的触角。“24小时”开放的图书馆,是保证在这个城市里,终于有一个图书馆让您在其内读到书,这和昼夜不关门的饭店在道理上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但我也是有种种疑虑提出来与潘跃勇切蹉。昼夜饭店是不缺顾客的,出租司机,麻将爱好者,自远方而来的朋友,夜班工人等等都是昼夜饭店的服务对像。而歌德图书馆呢?后半夜有多少非得跑到机电二路与科苑路的交叉点上的哈佛国际小学内的歌德图书馆里正襟危坐地去读书呢?这个问题有点苛刻。更苛刻的问题还有很多。在这个样样都计算成本的时代,你办图书馆的后半夜成本与读书人后半夜读书的需求是否有锲合点?

    质疑越多,我越是对这个潘跃勇佩叹不己。二十多年成功的创业之路,不会也不允许他再有踉跄之步。他是怎么谋划的,我不必一一知道。但我再清楚不过的是,他的每一次成功之举,都是建立在种种质疑之上的。质疑声浪愈高,他发展得愈稳,愈快!没有一次幸免质疑,也没有一次因质疑而不能成功!“24小时”全方位开放的歌德图书馆向我发出了去领读的邀请。我想在“读”字前面改一个字为“看”,即“看读”。百闻不如一见。看,而后再做选择。看看这次昼夜不关门的图书馆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你爱上她,再也舍不得离开;或许你只喜欢他的几本书;或许你只在那里若有所见若有所思过;作为少男美女,或许在那里产生过书缘情缘的邂逅;或许你几近一无所获,然而,至少,我敢保证,这里有一个打开了的,绝不再关上的门!这个“门”叫什么?朋友,你就慢慢地去读吧!

    点亮济宁文化长明灯:

    “今夜我领读” 应邀嘉宾名单(晚9:00-12:00)

    序号 姓名 领读时间

    1 谢安庆3月21日

    2 李木生3月22日

    3 周长行3月23日

    4 潘汉久3月24日

    5 孙继才3月25日

    6 孙宜才3月26日

    7 刘利民3月27日

    8 杨义堂3月28日

    9 孙玉才3月29日

    10贾庆超3月30日

    11张国贤3月31日

    12张建鲁4月1日

    13郑庆军4月2日

    14姜光炎4月3日

    15陈 涛4月4日

    16白洪波4月5日

    17王建华4月6日

    18钟庆光4月7日

    19时圣成4月8日

    20刘宝之4月9日

    21徐祥放4月10日

    22王 峰4月11日

    23谢迎秋4月12日

    24莫成伟4月13日

    25彭兴奎4月14日

    26赵新宏4月15日

    27朱继德4月16日

    28姬晓灿4月17日

    29晓 芳4月18日

    30李子君4月19日

    31潘跃勇4月20日

责任编辑: 许小宁 作者: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 联系电话:(0537)234321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