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多年前的微山湖时光

①湖美荷美人更美(1975年摄于南阳岛)

(图文  杜伯和)翻开珍藏数十年的老照片,就像打开了记忆的闸门,仿佛时间在倒流,又回到了难忘的从前……一张张面孔,一幅幅画面,一幕幕场景,都最真实地定格在老照片、老胶片上。

也正是那无数个瞬间的记录,背后的故事深深打动着无数的后人。

济宁市史志办结集出版《“济宁记忆”老照片》,是在挖掘保护珍贵历史资料,丰富济宁历史文化内涵,激发人民爱国情怀系统工程中的大手笔。

在我提供的六百多幅摄影作品中,史志办选取250幅,出版了《微山湖老照片》专集。其中的照片仅是1974年至1976年间,我在济宁地委宣传部从事新闻宣传工作时,拍的微山湖主题的新闻作品。几乎谈不上什么艺术性,只是将最触动人心的人和景,真实地记录了下来。

②湖上放电影(1975年摄于昭阳公社大捐大队)

③湖上生活也多彩

为了更好的反映微山湖地区的发展变化,时任地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传让同志,向财政争取经费,购买了济宁历史上从未使用过的彩色反转胶片,还让我负责抽调周遵伍、王汝坤、崔继芳、李俊民等同志,组成临时报道小组。

设备非常简陋,使用的全是上海产海鸥牌4A120照相机。因控制使用彩卷,只有我和周遵伍同志每人另配一部安装彩色胶片的相机。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从微山县城夏镇出发,先到昭阳湖、微山湖,后返回往北到独山湖、南阳湖,从渔民的生活船、作业船到机帆船、拖船,到湖心的庄台和湖岸的定居新村,在南北长120公里的湖上采风拍摄。

淳朴的渔湖民,用湖水炖湖鱼、自做的咸鸭蛋、烧麻鸭、地锅贴饼、芡实米粥和大碗的微山湖白酒款待我们,水是那么甜,菜是那么香,酒是那么醇。

在集中完成湖里采访拍摄任务的同时,还深入微山、滕县、济宁、鱼台等沿湖的农村、矿区、工厂、学校、医院等进行采访,拍摄了一批反映各行各业发展变化的照片,其中一部分作品,也收录在了这部集子里。

那段难忘的日子里,尽管遭受日晒雨淋,蚊虫叮咬,但每个人都精神抖擞,情绪高涨。在鲁桥,我们夜宿在学校的课桌上;在大捐,我们居住在庄台的土房里;在猛进,我们蜷曲在窄小的渔船上。为了拍摄湖上美丽的朝霞,我们曾连续几天不待天亮,即划船到湖心等候。

建于1960年的拦湖大坝,又称二级坝,可以说是微山湖上的标志性建筑。为了表现二级坝的雄伟壮美,克服恐高症,爬到临时搭建的高架上拍摄。

④县剧团在连家船上演出

⑤四个鼻孔的鲤鱼真喜人

微山湖这个我国江北最大的淡水湖,辽阔富饶。为能更好的反映它的全貌,济南军区专门安排我们从军用机场乘坐“安2”运输机航拍。安全带系在腰上,相机固定在脖子上,扒在登机口往下抓拍。飞机在微山湖上空旋转,往下看,天水一色,分不清哪是天空哪是水面,只有见到建筑物或树木庄稼时,才意识到那是陆地。

飞机在二级坝上空刚转了一圈,就有人头晕目眩,天旋水转,分不出上下左右。瘦弱的李俊民脸色腊黄,使劲地抱住微山县人武部政工科科长王汝坤死不撒手,呕吐得一塌糊涂。

从微山湖最南端的韩庄,到湖中二级坝,从独山、南阳到鱼台,不放过任何机会,将湖区最美的景色拍了一幅又一幅。虽然返航后的一整天没人能吃下一口饭,但在宾馆里,玩笑话、俏皮话依然延续到深夜。

相比今天的数码设备,四十多年前的摄影器材,简直是“小米加步枪”。当时,每拍一张照片,都要根据即时的环境、天气、光线等,调好速度及光圈,拍完的黑白胶片,全由自己冲、自己洗、自己扩。我们拍摄彩卷之前,济宁还没有彩色摄影业务,每拍完三五卷,我就带上胶卷,专程去济南冲扩。

⑥织女(l975年摄于南阳岛、微山岛)

⑦采菱姑娘采菱乐(1975年摄于南阳岛)

结集的这部微山湖老照片,本来更为丰富。因为工作调动,1986年我离开宣传部时,有一批照片和底版始终没有找到,这是一直积在我心底的一一个遗憾。

整理这些老照片,眼泪常夺眶而出。看到这些老照片,愈是想念我的好朋友、好兄长。他们也都存有不少当年的老照片,而这部书里缺少他们的作品,这更给我留下终生的遗憾,我只能把心中的祝福送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