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草5X仍借"药效"牟取暴利

2014-09-03 09:10 | 来源:
作者:

字号:T|T
打印 转发

    

    28.35克市场售价29888元,平均每克售价高达1054元,被包装成“抗肿瘤良药”,不但治病也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在《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被青海省食药监局撤销整整一个月后,北京商报记者昨日走访极草5X位于国贸、太阳宫等多家专柜发现,相关产品不但仍在销售,销售人员在推介时依然以药用功效作为主打,并强调,“产品一直在销售,只是现在极草产品既不是保健品,也不是药品,而是青海省深加工的试点产品,但仍具有阴阳同补的保健效果和抗癌的药用效果”。然而,根据青海省食药监局的相关文件,被撤消了中药饮片炮制规范的极草5X,仅仅可以“作为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参照‘关于非药品柜台销售以滋补保健类中药材为内容物的包装礼盒商品有关法律适用问题的批复’的要求组织销售”。业内称,在销售中屡屡主打“药效”的极草5X不但有夸大功效的嫌疑,更涉及违规销售。

    疗效:小麦和面粉的区别

    极草系列产品由青海春天生产,原料为冬虫夏草,包括极草佳兑和极草如意棒两种冬虫夏草纯粉,以及极草经典含片和极草至尊含片两种冬虫夏草纯粉片,其中生产商宣称极草至尊含片价格最高,具有减缓衰老与疾病的发生、改善提升男性身体机能、提高身体抗病能力等五大功效。

    在极草柜台的宣传册中显示,极草“不仅对恶性肿瘤、糖尿病、过敏性疾病、肝病、肾病、肺病有很好的辅助医疗作用,而且在调节免疫、降低疾病发生风险等方面有确切的效果”。

    宣传中的推荐使用量在为2.5克左右,即使按照价格较低的极草5X经典含片842.6元/克的价格计算,每天的服用成本超过2000元,且表示,“在推荐计量内,服用量越大,效果越好”,宣传册中推荐的最大日服用量为3.5克。

    然而翻阅药典不难发现,虫草两个重要的有效成分是核苷和单糖,除此之外还有腺苷、多醣等。试验显示,这些元素对部分实施放、化疗后极度虚弱的患者产生了提升免疫力的效果,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虫草的部分保健价值,但绝不意味着包治百病。

    在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看来,“中药饮片中没有极草这个产品,也没有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的产品,只能说是冬虫夏草的深加工产品。其功效就像小麦和面粉,没有本质区别”。

    工艺:粉碎压片多此一举

    2009年面世之初,极草产品的卫生许可证号为青卫食证字(2008)第630000-400025号,属于食品的范畴。2010年12月7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布了《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极草的食品身份被免除。同一天,青海省食药监局发布了《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极草有了“量身定做”的药品身份。

    “中药分为中药材、中药饮片和中成药,其中做干净处理的冬虫夏草本身就是中药饮品,而经过去杂、洗净、低温干燥、粉碎、压制成片等一些列加工程序的极草被称为中药饮片太牵强了,应该属于中成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鹤年堂中医药养生文化”代表性传承人、北京鹤年堂医药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王国宝认为。

    中国药学会中药和天然药物学会委员、《中华本草》编委金世元对于冬虫夏草磨粉制片剂的做法不能理解,“本来就是中药,粉碎、压制成片的做法就是多此一举”,对于商家宣称的功效,其表示,“过于夸大,冬虫夏草在清代的《本草纲目·纲目拾遗》中有记载,只具有补肺补肾的功能”。

    身份:非法转合法后利润点消失

    青海地方食药部门出台的《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曾经是极草5X惟一合法的“外衣”。就在前不久,青海省相关部门宣布这一规范被叫停,极草中药饮片的身份已经不合法。

    王国宝分析认为,极草理论上可转型为中成药。中成药批准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千百年流传下来的经典方剂,通过《药典》审批后成为中成药;另一种是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经过临床基础和临床经验总结,依据有力的数据支持,申请审批成临床配方。极草申请中成药需要通过第二种方式申请,但临床数据、临床经验等基础工作的准备,可能需要几年。

    业内人士则认为,一旦转型中成药,极草便无法以目前几乎“奢侈品”的价格对外销售,所以企业肯定不会走这条路。

    “除去申请中成药的出路,还可以申请保健品”,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认为,目前极草身份尴尬,被撤了中药饮片身份还要以药品功效来卖,说明无法舍弃这一个功能,只有有药效才能支持他自己的高利润。

    “只能说极草通过审批的基础工作没有做,或欠缺的太多,或其主要目的是追求利润,故意不通过严格审批,以通过商业炒作获得巨额利润,”王国宝认为,“在百姓用药方面来讲,极草与临床经验、百姓需求并无直接关系。”在王国宝看来,原本中药饮片的身份被叫停后,极草如果转型可能会面临利润点的缺失,而青海地方给出的“作为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这样一个不属于食品、药品、保健品的身份,其实也为极草打擦边球创造了条件。

    北京商报记者 齐琳 赵秀静

[责任编辑: 戈腾龙 ]

东方圣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 ※ 联系电话:(0537)2343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