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南池的缘分
署铭
2018-06-22 09:07:38 来源:东方圣城网

小时候,做梦都不会想到能和南池扯上关系。有一年,跟着父亲赶会,坐着地排车就到过南池。我不知道那里叫什么名子,只觉得离我们家很远很远……附近住家像极了农村,不过没有我们家的农村好。

坐父亲肩头的年龄,跟着父亲多次到过任城,也在城里短时间住过。有一次我走累了,让父亲背着走。父亲背着我走到一个机关门口,才把我放下。领导模样的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上身穿着白色衬衣,下身穿着军裤。其他人对父亲也很客气,像很熟的样子。有两个年轻人逗我玩,还夸了我。至于父亲为什么会跟那里的人熟,我不知道,办什么事情,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出了机关,父亲领着我回家走。街道是石板铺的,因为年代久远,光溜溜的,有的地方磨出了坑和深深的车辙……

夏季的天说变就变,不一会儿下起了雨。父亲还真的让我骑在他的脖子上驮着走,把仅有的遮阳草帽,戴在我头上挡雨。草帽很大,挡住了我的半张脸,什么也看不见。等听见父亲与人说话,才知那人是给我们开门的。进了屋,我发现房顶和我家的一样。但内墙是石灰面,玻璃门窗,屋里有挂着蚊帐的单人床,盆架上一个印有红色“为人民服务”的搪瓷盆,放在门口的一个角落,还有一个三抽屉桌和一把椅子,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了。我和父亲就在这里躲过了雨,并住了一个晚上。后来知道住过的地方,县政府把它的一部分土地置换给了我以后的单位,并在那里建了房。

参加工作后,单位就在南池。从此,也就成了住在南池的人。单位坐落在一个较大的岛上,门前的路,是为了方便出行新修的,一直修到大街上。临水的一段,没有架桥,只是埋了几节涵管,而且是土路。路北是像极了农村的住家,路南依然长有蒲棒和莲蓬。

南池名字由来已久,可那时,南池并不叫南池,叫王母阁。它既没有盛唐时的胜景,也没有现在的繁华。有道是:王母阁巷子深,来回几次摸不着门。可见当时此地的落寞。

单位与我们村是有缘的,常来村蹲点,还给我们村打了不少机井。给我们二队打井时,队长还派父亲到工地上帮过工。每年挖河,村里出河工也总是少不了父亲。农田水利大会战时,单位和公社的干部就住到我们村。那时,每年都有大会战。测量队测量时,我们几个玩伴常跟在他们后面。测量人员用三角架上的仪器,对着前面的尺子看看,再转过仪器看看后面的尺子。就这样,他们不断的重复着,前进着……工作间隙,我们还争相对着三角架上的仪器看,从仪器大头看,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后来才知道,大头是物镜,小头才是目镜。测量队测量完,都在地上缀上许多白点或撒上一条条的白线,有的地方还留下了涂着红漆的木桩。大会战改变了家乡的面貌,徐家洼、黄豆坑以及小口子坑等,都是大会战时填平的。“田成方,路成网,旱能浇,涝能排”说的就是那时候农田的治理标准。

大会战时,村里也非常热闹,上级还派出剧团慰问演出。记得有一年,村里来了大剧团,演出剧目《稻浪》。故事讲述的是旱作区经过大搞农田水利建设,成功实现稻改的事。剧中男女主角的名字早已经忘了,但落后社员的一句台词,至今还清晰记的:“黑土洼,黄豆坑,挖沟修渠白搭工”。我们村稻改是成功的,由于水稻需水量大,特别是育苗季节,也是缺水季节。所以,三年后,水田又改种棉花。刚整平的土地非常薄,需要大量的杂肥改良,父亲才会经常赶着马车去城里拉粪。储存粪的地点,也在南池附近。因为,那里空地多,除了鱼塘之外,西边就是大片农田,方便堆放。我走丢那次,父亲的马车也许就到过这里。这可能就是上辈子修来的与南池的缘份吧。

入职以后,我从事与史料相关的工作,对南池的了解,也渐渐多了起来。如今的南池别俱韵味,别样风情。一晃搬家已经二十年了,单位搬迁也十六年了,时常过来走走看看。南池和周围都变了,但我对南池的情始终未变,永远也不会变。■赵星灿  摄影

责任编辑: 作者: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 联系电话:(0537)2343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