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花香里的端阳
甘肃武威 蔡永平
2018-06-15 11:05:31 来源:

“五月里来五端阳,沙枣花插在大门上,雄黄药酒高升上……”又听到熟稔的家乡小调,又想起儿时的端午节。

荒滩中、沙窝里、石坡上的沙枣树开花了,灰绿色浓密的叶子中,一咕嘟一咕嘟的沙枣花,挤挤嚷嚷着,绽放着金色的笑脸。沁人心脾的清香氤氲,端阳节就在沙枣花香里款款而来。

红彤彤的太阳升上地平线,母亲怀抱一小捆滴着露水的沙枣枝从村口走来。母亲天不亮下地,五月的田地里麦子在拔节,豆子在开花,马铃薯在结果,活计稠得很,急得很。母亲把几束沙枣枝插在门楣上,几束插在装满清水的玻璃罐里,花香瞬间溢满破旧的小院。

母亲“咕噜噜”一口气喝下半瓶凉开水,进了厨房。从面柜中取出三碗白面,堆在案板上,倒入烫手的水。母亲弓腰蹬腿,挥动手臂,使劲揉面,汗水从鬓角流下,母亲的脸成了大花脸。面团在反复揉压下软而劲,切成拳头大,用擀杖摊开,成圆圆的手掌大的薄饼。炉火“呼呼”,清油锅沸腾,母亲托起面饼沿锅边滑下。“滋啦啦”,油锅爆响,面饼翻滚,由白色渐成金黄色。母亲用筷子捞起油饼,放到盆中,一张张撂起来。

母亲揭开铝锅,盛出枣糕。昨晚,母亲洗净沙枣,掺和糯米,放在文火上蒸三四个小时,大漠的沙枣和江南的糯米完全融合在一起,演绎出别样的香甜绵爽。挖一勺枣糕,摊在油饼上,油饼对折,油饼卷糕做成了。一家人围坐一起,喝着鸡蛋汤,美美地享用节日大餐。

很少动酒的父亲拿出一小瓶酒,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麻纸包,里面是几块碎小的雄黄,这是父亲去村卫生所讨的。将雄黄放入酒中,摇几下酒瓶,酒呈金黄色。父亲斟满酒盅,准许我们每人喝一盅。端阳节喝雄黄酒,能消毒防病,免受虫蛇伤害。《白蛇传》里千年的白蛇误喝雄黄酒显出了原形,足见这雄黄酒的厉害。

我们仰着小脸,围住母亲,绾起衣袖,露出手腕、脚腕,争抢吵嚷。母亲眯着眼,连声说:“不急,全有哩。”母亲粗壮的手指拿起花花绿绿的丝线,灵活地上下穿梭。不一会儿,我们的手腕、脚腕系上了五彩绳。有五彩绳护佑,百病不生呢。我们的身体似乎充满了力量,轻快地飞向村口的沙枣林。

躺在沙枣树下,听“啾啾”的雀儿鸣叫,看蓝汪汪的天,嗅浓郁的花香,畅快地享受端午节的快乐。

责任编辑: 作者: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 联系电话:(0537)2343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