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资讯
站内搜索:
         
吕屺口后楼纪事
  2013-03-26 16:13:07
来源:东方圣城网
作者:吕玉山
 

  

  “楼瓦一片明”的出现

  在水泊梁山的西北面,有一座风景秀丽的龟山,在西侧俯瞰有一道山梁缓缓地斜插到向西偏北的地下,人称这是凤凰点地的宝地。慧聪的杨姓人氏就选此地建起了新家———杨堂。

  建村的具体年代,已无资料可考。但从建筑的格局来看,应该在明末清初,距现在约有三四百年的历史了。当初所建的宅院,是相当阔绰、气派的。据老人讲,宅院是二进房的大院子,前有宽敞而阔气的大门,后有中式三层的堂楼,中有南北相通的大过厅。面南坐北,左右两侧为厢房。目前保留下来的过厅接脚石,是一块长约2.5米、宽约1米、厚约0.4米的大青石,表面滑润如脂。

  现存后院的三层中式堂楼,高约8米。三开间,宽约4米,东西长约7.5米,砖石结构。青条石所砌的石梯从地下直达二楼,楼内有木梯可达三楼及楼顶。整个堂楼威严、庄重,是全村的制高点。主院的东西北三面还有一些相应的房院。这些宏大气派的建筑,在当时人们称为“楼瓦一片明”。

  杨姓人氏建村之后,又在村西水池塘的西北角建了一座庙,人称杨堂庙,又称奶奶庙,主要是震慑各路妖魔鬼怪,保佑杨氏人们的平安。

  从杨堂村遗留下来的简单的遗迹来看,除去杨姓人氏之外,还应有经姓居民和吴姓人家。这两姓人氏不多,并先后离去。

  大约在二百多年前,杨家在经过相当繁荣、富足的生活之后,开始败落,不得不将号称“楼瓦一片明”的气派大院转卖;而他们的后人,也就搬到其他村庄落户了。据说,后集东头付庙的杨姓人家称杨堂为其先人住过的地方,现吕屺口小学北侧的林地即是杨氏先人的墓地。而湖里馆驿和鹅鸭厂的杨姓人氏也称杨堂是他们先人的住地,他们的祖辈还曾到龟山西侧大沟处烧过纸呢。可见,杨堂的后人现仍生活在梁山一带。

  杨堂包括以后的后楼,当初,不仅有风水宝地之称,就风景看也是十分的秀丽,龟山上长满了四季常青的柏树,山下的东方向,就是果树林,有杏行、桃行。解放后,后楼东南面的山下,还有一棵柿子树,此地就称为柿子行。

  杨堂发生了历史巨变

  杨氏杨堂改姓为吕氏后楼。大约在清朝乾隆年间,吕屺口村、伯达祖十三世孙曰玉公出资买下了杨堂。杨姓杨堂经过一百多年的兴旺之后,开始败落,无法维持这“楼瓦一片明”的偌大产业,转卖给了曰玉公。曰玉公也是看中了杨堂这个人杰地灵的宝地。而杨姓人氏也就离开杨堂,回到了他们先人居住地。曰玉公就正式成为杨堂新主人,成为吕氏后楼的始祖。由于杨堂在吕屺口的北面,所以吕屺口百姓改称杨堂为后楼。

  据说,曰玉公原住在吕屺口村老林西,吕氏前窑村的北边一代。他是清朝地方政府的吏员,即现在所说的政府一般职员。当时曰玉公应该是在吕屺口村生活的最富裕的人家,所以才能买得起杨堂这一份大家产。由曰玉公始的老林,原址在今县中医院和卫生局之间,从移林时发现的棺木及用材可以说明曰玉公是殷实、富有之家。

  约在清末民初,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加之水、旱、虫灾害,土匪横行,也由于人丁繁衍越来越多,大家庭生活方式无法维持下去,这就出现了兄弟必须分家另过的局面。

  吕氏善才公分得了包括大门、两厢房及过厅以南的部分,包括过厅。而善明公分得了以堂楼为主体的北半部分。以前虽然后楼经历过多次分家,但这次分家永远打破了后楼这种后有堂楼,前有大过厅及气派大门为一体的格局。到了进元公时,大门、大厅、过厅及厢房等都已拆除变卖干净。而堂楼部分也只剩下堂楼,其他也被拆除改建,另成一处大门口向西的独门院落,后楼的子孙也迅速地到了潦倒贫困的边缘。

  从另一个角度也能反映当初后楼吕家的子孙贫困的程度。上文提到后楼的老林的事。移林前其四周只剩下用石头砌垒的不足一米高的围墙,紧紧围着二三十个坟头的林地,一分一厘的空闲地也没有。当初有偌大房产、十分讲究的老人,死后要建一处比较有规模的林堂来,使先人入土为安。故当初曰玉公的林堂,被已贫困潦倒的子孙一块块的化整为零卖掉了。作为大过厅的北侧“接脚石”,现在静静的躺在庄内,无声的向人们述说着当年的繁华与气派。

  地下党在梁山一带的活动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日本鬼子发动了“七七”事变,进入华北、山东,来到了梁山。由于梁山一带土匪投靠日本鬼子后兵匪一家,日本人的残暴,土匪汉奸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致使农民土地荒芜,妻离子散。仅后楼这个数十户人家的小村落,逃荒、闯关东的就达七八家之多。为了抗日,共产党、八路军来到了鲁西南,来到了梁山,抗联民兵及游击队也相继成立,梁山一带出现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新局面。

  日本鬼子在张坊村建了“钉子”,土匪摇身一变成了汉奸、伪军。他们到各村抢粮食、烧房子和家具,仅小小的后楼被抢被烧的就有五六户之多。他们强迫百姓去修炮楼、筑碉堡,无恶不作,百姓恨透了他们。充满正义感的学俭公,看到这些更是气愤填膺,立刻联系民兵和地下党的游击队,把小楼让给他们活动,给游击队送情报,传消息。后楼成了抗日的红楼,学俭公家成了抗日联络点。

  学俭公是伯达祖的二十世孙,曰玉公的七世孙。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有堂楼的院落已经传到了学俭公的名下,并且学俭公被乡邻推举为乡保长,负责从程垓北至冯屺口、吕屺口、马庄四个村庄对上公务应酬和政府对下的事务安排。学俭公心胸豁达,办事公道,侠肝义胆,在百姓中有很高的威望。

  马庄村的西街原有一个数十户的小张庄,张庄有个大土匪,后来成了汉奸,名叫张兆平,外号“吭吭”,他心狠手辣,村民都非常怕他。他蛮横地硬说,他叔兄弟张兆宪的宅基地是他的,并请来了学俭公来评理。学俭公了解后,明确表态说宅基地是张兆宪的,与张兆平无关,主持了公道。张兆平丢了脸面,十分恼怒,对学俭公怀恨在心,处心积虑地要置学俭公全家于死地。

  还有一件事,也因为学俭公的仗义而差点家破人亡。当时,学俭公的亲友有支汉阳造枪。自己怕事让学俭公保管,学俭公答应下来。后来有枪的事被土匪汉奸知道了,两次上门要枪,第一次学俭公变卖土地财产交给汉奸应付了过去。第二次土匪汉奸仍不甘心,继续要学俭公交出枪,否则立马就抓人,为了全家人的性命,学俭公被迫交出了这支充满凶险的汉阳造。可学俭公的家产,也荡然无存,难以糊口了。

  学俭公名义上当着伪乡保长,背地里却为百姓办事,受尽了汉奸土匪的欺压。所以“七七事变”后,共产党、八路军一出现在梁山一带,学俭公就即刻投入到支持抗日的活动中。

  吕屺口村的民兵组织建立起来以后,就以后楼学俭公的家为中心,开会学习,开展抗日活动。白天到地里干农活,晚上大部分时间就住到堂楼或附近院子里活动,十分安全,从没有出现过问题。由于民兵活动的出色,受到上级的表扬,被称为“模范班”。当时,主要的民兵成员有成恩公、学礼公、成道公、成运公等十多人。后楼学俭公处成了民兵活动的主要地点之一。

  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也在梁山一带开展了活动,成立了游击队抗联等组织。这些地下组织的负责人也来到学俭公的家里。现在记得的有马庙村的马达,原名马凤魁,解放后在辽宁鞍山工作;水屯村的林宪存,又名知元,解放后在天津工作;再有后集村的史九芝等人。马达和学俭公的三儿子成琏公是十分要好的高小同学。他们积极宣传抗日的道理和共产党的主张。他们住在学俭公的家里,吃喝随便,有时晚上来,早上走,有时第二、第三天夜里才走。

  学俭公和家里人担任警戒任务,同时传送情报。送的比较多的地方是寿张集村。为了等情报,学俭公伪装成赌博的样子在寿张集村住上两三天,才取回情报或上级的通知等。后楼和邻近的几处院落,也就统称革命的红楼,成了地下党的联络站,传递情报,掩护过往人员。

  由于抗日联络点活动的深入开展,逐渐引起大土匪汉奸头子张兆平的怀疑。张兆平到汉奸伪军面前告了一状,称学俭公是八路军的密探坐探。虽然敌人没有真凭实据,但伪军还是将学俭公和他的大儿子成环公、三儿子成琏公捆绑到凤山伪区公所,严刑拷打审问,并准备将三人处死。

  事有巧合。就在学俭公等三人被带到凤山伪区公所的路上,恰遇学俭公的二儿子成瑚公。成瑚公用牛车到张坊村姥娘家拉点豆油,由于汉奸伪军没认出成瑚公,他趁机低头与汉奸伪军擦肩而过。等汉奸伪军过去后,成瑚公立刻将牛车交给了凤山村的熟人,马不停蹄地跑到了郝山头村找到了大表哥梁绪芹,立马到凤山伪区公所营救。梁绪芹到凤山伪区公所时,汉奸已对学俭公、成环公用了刑,并对成环公用了老虎凳,腿下填了大砖。由于汉奸没有抓到真凭实据,诬称为坐探、密探也仅有张兆平一人,况且学俭公因说公道话,而得罪过张兆平之事,附近的百姓也都知道。其他汉奸伪军认为张兆平是公报私仇。梁绪芹到伪区公所后,一方面述说人情,据理力争,另一方面,又送上钱物打点。伪区公所的人也就顺水推舟送个人情,结果就把学俭公等父子三人给放了。

  联络点破坏了,地下党暂时离开了这里,民兵模范班也转到其他地点活动。地下党组织的主要负责人马达是成琏公的要好同学,在其离开后楼时,曾多次做奶奶张老夫人的工作,让成琏公和他一块抗日、干革命,但已被吓破胆的奶奶死活不让自己的小儿子走,怕再给全家带来更大的灾难。成琏公生前经常谈起此事,对没能跟着马达走出去抗日干革命十分惋惜。

  联络点撤离了,但是抗日怒火仍在人们心中燃烧。后楼的百姓也和吕屺口百姓一道,支援八路军打独山,勇敢地到张坊村去扒鬼子汉奸的炮楼,拆砖瓦,扛檩条。解放战争中做军鞋、出担架,积极支前,随军参与陇海战役,直到淮海战役结束。后楼人和全梁山儿女一样,为打败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反动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神奇的杨堂庙

  后楼发生过几起既奇又险,并传为神灵保佑、贵人暗中相救的故事。

  当初,杨堂人建起“楼瓦一片明”的大宅院,又选址村西边建了一处奶奶庙,后人称奶奶庙为杨堂庙。杨姓人氏和后来的吕姓人氏都相信后楼这块地方是吉祥平安福地。勤劳善良、朴实和睦的人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横祸降临到他们头上,更没有想到会逢凶化吉、安然无恙。

  第一件事:学俭公爷仨被诬陷为密探,汉奸伪军急欲杀害的学俭公平安回家。

  押送到凤山伪区公所一事,学俭公在即将走进伪区公所仅几步之遥的时候,恰恰遇到了其二儿子成瑚公,并且汉奸伪军没有认出他来,这才让成瑚公脱险,为搭救学俭公提供了机会,具备了可能。仅仅几步之遥,又是擦肩而过,却没有被认出来,这真是惊险的巧合。

  第二件事:学刚公被架户,神奇脱险,这又是大土匪汉奸头子张兆平背后指挥干的坏事之一。

  一日,学俭公的胞弟学刚公,在村西用车轱辘给菜园浇水,时间已到傍晚时分,这时,张兆平站在距菜园不远处,接连“吭吭”几声,这时也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走过来几个人,不分青红皂白将学刚公和他的两个儿子成祥公、成吉公蒙上眼睛,架起来,沿张庄、马庄的道上急走,遭土匪绑架了,学刚公心里十分明白。旧时的马庄村西有一条土路,土匪架着人,迅速地向龟山的北头走去。这时土匪忽然说,咱的目的主要是要钱,有老头在就行了,何须绑这两个年轻的,让他们回家快去筹钱去吧。于是,土匪就将成祥公、成吉公给放了。这是土匪绑人又放人的天大奇事。

  再说学刚公被土匪绑架着朝龟山北面的庄稼地里走去,这时后面忽然来了几个人问,干什么的,前面的土匪也应声问:你是干什么的?由于回答的不是暗语,后面的人立刻就开了枪,吓得前面几个人丢下学刚公就乱跑了。趁着混乱,学刚公也就撒腿跑了,他回到家后,全家人正在齐声乱嚎,乱了方寸。学刚公不仅平安回到了家,还把土匪的蒙眼布带了回来。真是笑话!不幸中的万幸!这件事难道也仅仅是巧合吗?人们总觉得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保佑着这勤劳善良的一家人。

  第三件事:炮弹落在院子里,满院狼藉,竞未爆炸。

  这件事发生在刘邓大军过黄河跃进大别山之后。鲁西南包括梁山一带都被国民党中央军重新占领,当时,国民党中央军把后楼各户较好的房子都住上了部队,而老百姓被塞挤在一两间的破房里。成环公、成琏公两家十几个人就挤在一处小东屋里,成瑚公一家被挤在邻墙的两间小屋里。一天,突然间国民党的飞机飞来了,飞得很低,怪叫的轰鸣声吓得大人孩子不敢动弹,不敢吭声,可能认为住的是八路军了,飞机向院子里投掷了炸弹就飞走了。炸弹落在东屋的屋顶边,沿着墙边把用高粱秸扎的、挂在墙上的鸡帘子都砸了下来,距墙面仅有十厘米左右,帘子连同炸弹一起掉在了房边的灰坑里,而没有爆炸。灰坑中的烂稀泥屎尿飞溅了一院子,可一家老少却都平平安安。太危险太侥幸了!

  事后,周围村庄的人都说,这家人福大命大,有神灵护佑着他们哪!

  几年后,这颗炸弹被成环公从灰坑里挖出来,丢到了一华里外的废井里,人们看到炸弹长约20厘米,直径约7至8厘米,表面布满了小方块。据懂得的人讲,这颗炸弹若爆炸的话,恐怕半个后楼都没有了。

  还有一些类似的事情,由于影响面小,不再赘述了。总之,一些不可思议的偶然事件还有很多。

  后楼,是人杰地灵的宝地,更有着勤劳善良的人们,他们继承了先人的朴实、守法、不欺人、不媚人和吃苦耐劳、追求上进的美德,正在创造比先人更加辉煌的业绩。

页面功能 [ 小字][打印][关闭]

 ·新闻导读
东方圣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联系电话:(0537)2343210
 
  数字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