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资讯
站内搜索:
         
为英雄立传 重温峥嵘岁月
  2013-03-26 16:12:18
来源:东方圣城网
作者:
 

  

  东方圣城网讯(记者 崔璐 通讯员 魏司法 李成勋)“回忆那段峥嵘的岁月,感到心里不安,我就有所体会,写这本书,写着写着我就掉泪了……”编著《王杰》一书,让韩义祥再一次回到那段和王杰在一起的日子。“王杰离开我们四十多年了,每当我翻开与王杰生前相处在一起的照片,重温他那十万多字的日记,思绪澎湃,感慨万千,我仿佛又回到四十多年前与王杰共同生活的岁月……”

  70岁的韩义祥老人是金乡县供电公司的退休职工,他还有着另外一个身份———王杰的战友、同学。从小学同学到中学同学,再到同年应征入伍进入同一个连队,韩义祥和王杰在一起有十多年的时光。每当说起王杰,韩义祥总有很多的回忆。一直以来他都有这样一个夙愿,要把自己所了解的王杰写出来,还原一个真实的王杰。如今,《王杰》这本书的出版圆了老人一个心愿,《王杰》这本书被列入《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丛书,是国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双百”出版工程项目之一。

  还原最真实的王杰

  《王杰》这本书,韩义祥写了九个月左右,但写作之前的材料收集花费了很多年的时间。“2012年2月底3月初的时候开始这本书的写作,但材料的收集其实在1995年的时候就开始了,我一直想写这样一本书,但由于一些原因一直没能完成,这次当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韩义祥说,写这本书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王杰是双百人物,这是金乡的光荣,战友的光荣,所以他要写;二是想通过这本书,澄清社会上对王杰的模糊认识,王杰同志怎么牺牲的,我有责任还原一个最真实的王杰。

  写这样一本传记,韩义祥追求的是真实性,而不是华丽的语言。韩义祥是60年代初的中学生,没有写书的经验,也没有华丽的语言,只能平实、率真的叙述王杰的事迹。“这本书我写得语言上确确实实有差距,但是有一点我写的都很真实,因为这里面牵扯到163名当事人,包括同学、列兵、将军、媒体,写作过程中,为了力求还原一个最真实、最准确的王杰,我去了很多的地方,采访了很多的当事人,反复核实这些资料。”韩义祥说。收集资料的几年时间里,韩义祥走过的路,打过的电话不计其数。他数次自己去济南、常熟、徐州、北京等地去寻找那些和王杰有关的人。写作过程中,韩义祥曾经跟江苏常熟的一个老战友打了接近一千次电话,一天打过十来次。“写这些东西需要去调查,需要车辆,但我没有这个条件,于是我就打电话,有的一些战友都已经八十多岁了。我们打电话有时都打1个多小时,他们都很认真,很负责,他们也是基于这样一种心理,一定要把王杰的真实情况告诉大家。”

  回忆王杰,也是在回忆自己

  “作为王杰生前的同学、战友,我参与编撰这本书深感荣耀,同时也感到,我多少次因为重温那段峥嵘的岁月感到心情非常的沉重。”写这样一本关于王杰的书,对于韩义祥是对过去的回忆,不仅是在回忆王杰,也是在回忆自己的那段岁月。那些关于王杰的场景,都是他曾经亲身经历过的,那些不仅仅是王杰的故事,同样也是韩义祥的故事。韩义祥说,写这本书,想起那些事,写着写着就哭了,那些场景如今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

  韩义祥向记者讲述了一段发生在1962年的往事,那是他和王杰刚刚入伍才几个月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如今韩义祥依然记忆深刻,那一年韩义祥17岁单几个月,王杰19岁单几个月。1962年,刚过元旦,那时候也就是大约二九三九那段时间,在夜里一点半接到水里架桥的任务,冬天最冷的时候,水面上冰很厚。那时,韩义祥和王杰还是新兵,刚入伍三四个月的时间。王杰身材不高,力气也不大,打桥桩是轮不到他的。但那天还未等班长分配,王杰就抢先报名,要求下水。说着他就脱下棉衣,一下跳到齐腰深的水里。其他五个战士,扛着木桩、筑头,都跟着王杰下水了。接着他们由两个人掌桩,王杰和其他三个人抓住筑头的把手,一齐举起,重重落下,像打夯那样,一下一下砸在桥桩上。冰冷的河水冻得大家不住地打寒噤,泡在水里的两条腿也颤抖起来,但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一个人叫苦喊冷。往常,战士们一面打夯,一面喊着号子,可是那天晚上是在执行“紧急任务”,既要快速进行,又要避免暴露,尽量不能弄出声音来。由于河水过于冰冷,同志们都冻得直打哆嗦。王杰打着夯,慢慢觉出大家的腿抖得越来越厉害,筑头举得不那么高了,臂力在逐渐减弱。他感觉到大家实在冻得难熬了。轮到换组下水的时候,叫王杰上岸,王杰却站在水里等待着,班长在一旁喊他上岸,他说,反正在底下了,就不上去了。等到最后架桥完成,他就上不来了,他在水里站久了,两条腿早已冻麻,不听使唤了,最后是同志们把他硬拽上来的。“写到这里我掉泪了,因为什么,我不知道苦吗?不知道苦吗?我就寻思着,我那时候才17岁,那时候不知道苦,但现在回过头再去想想,那时候那得有多冷,感到那时候真是太苦了。”韩义祥说。

  王杰精神支撑写作

  写作的过程是艰辛的,韩义祥八易其稿最终成书。在整个撰写过程中,由于时隔久远,材料流失,加之韩义祥也已是70岁的老人,年事已高等原因,给写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韩义祥告诉记者,他深深感到这份责任的重大,为此产生过畏难的情绪。

  韩义祥不会用电脑,给写作带来非常大的困难,那段时间里,他的生活规律完全被打乱了。原来每天早晨起来会去锻炼一下,但在那段时间他都放弃了。每天早上4点钟就爬起来,有时候凌晨2点就起来,灵感一来,想起什么来就赶快写,因为早上起来是思路最好的时候,一直写到上午9点,然后赶快去打字室打出来,他不会打字。到了下午,吃完饭简单休息一下,就开始修改打出来的文字。到了晚上,6点钟又开始写,一直到11点左右,每天的休息时间也就不到6个小时。

  困难很多,但韩义祥从没有想过要放弃。在韩义祥的家附近有一条王杰巷,每天韩义祥都会打开窗户望向那条不远处的小巷,沉思良久,多少年来,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习惯。而在写作期间,韩义祥面朝王杰巷沉思的次数更加的多了。每当遇到困难时,韩义祥总是想到为革命英勇牺牲的英雄王杰,想到王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想到这些他便重新振奋精神,要写下去,要把这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的形象奉献给广大读者,“他是我同年入伍的战友!是我小学、中学时期的同学!是我同乡兄弟!宣传王杰精神,再现王杰的人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他那‘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一次次触动了我,教育了我,犹如打了一针强心剂,使我重新振奋精神决心把《王杰》写好,以寄托对战友的哀思和无尽的怀念。”韩义祥说。

  曾经有记者问韩义祥,“当时如果你碰到这个情况怎么办?”韩义祥回答说,“我碰到这个情况一样,那个时候觉悟就是这么高。”王杰牺牲48年了,48年间王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被广为传颂,在韩义祥的脑海中关于王杰,关于那段峥嵘岁月的记忆是永远也不会被忘记的,因为那些关于王杰的记忆,关于王杰的故事,同样也是韩义祥自己的过去。写作《王杰》一书,是怀念,更是对过去的回忆。

页面功能 [ 小字][打印][关闭]

 ·新闻导读
东方圣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联系电话:(0537)2343210
 
  数字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