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圣城文苑 > 运河桨声
站内搜索:
         
插花迎酒
  2013-03-26 15:51:34
来源:东方圣城网
作者:
 

  

  陈孝荣

  二爹是焗匠,即做饭的大师傅。二爹居住的那个地方,是我们陈氏家族所在地。家族里的亲人们过事,总得给我们来通知。这样,二爹一些忙碌的身影总是被我捕捉到。

  父亲那边亲戚家过事,都是父亲带我们去。母亲这边的亲戚过事,才由母亲带我们去。因为父亲对我们非常严厉,有他在场,我们的童真与快乐就会被他的严厉拦住,大打折扣。而母亲则疼爱我们,只要我们不闯祸,她会让我们把快乐无穷地释放出来。

  出发前,母亲自然要将我们打扮一番。她找出我们平时极少的新衣、新鞋,让我们将身子洗净,然后换上。我们便顶着剃好的锅盖头,跟着父亲朝桐木冲走去。

  桐木冲在我们家的上方,而且全是清一色的上坡路。走到二爹家,那些上坡路从来都不会仁慈,无一例外地会榨出我们的一身汗来。尽管如此,我们内心的快乐却在向上攀登中,一点点地堆积起来。每走上一程,我们似乎感觉到内心的期待已经变成某个东西在我们内心里挠痒痒了,恨不得插上翅膀尽快飞到亲戚家。

  每一次,父亲带我们进入过事的亲戚家之前,总是要先带我们去二爹家。因为他们兄弟间的关系非常好,每次上来,父亲总得给他们带点什么。若是碰上家里没人,他就把带来的东西放到屋后的阴沟里,或是牛棚里,然后便带着我们去亲戚家。

  我们今天要去的人家,是宣叔家。宣叔今天结婚,提前半个月就给我们去了通知。

  来到过事的宣叔家,我就见到了二爹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他围着蓝色的围裙,头戴白毛的包巾,胡子剃得干干净净,眉眼里的笑容密密麻麻地盛开着,一如满山的茶花。我叫了声二爹,他就会把他的疼爱如数地拿出来,一边问我,一边把好吃的东西往我怀里塞。那些东西要么是弄好的肉头子,或是煮好的猪蹄什么的。即使厨房里一时找不到这些,他也会把核桃、板栗,或是其他瓜籽什么的,往我兜里塞。这个时候,他脸上的慈祥,那么厚实而又柔和地铺排着。在我们兄弟几人中,二爹最喜欢的是我。他对我的喜欢,甚至都超过对他儿子。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出息的缘故。因为自从读书起,我的学习成绩就成为亲人们骄傲的一种来源。“你揣着到外面去吃。”揣好,二爹对我说。“二爹好忙。”

  “唉。”

  我听话地朝厨房外面走去。因为我知道,在这个厨房里,二爹是主心骨,其他人只是给他打下手,一切都得听从他的安排和指挥。我呆在这里显然多余。“准备插花迎酒。”就在我从厨房里转身往外走时,支客司站在厨房的门外,将那包着花头巾的头伸进厨房,对厨房里的焗匠们说。那脸上呈现出的神情似乎上了一层釉,闪耀着光芒。似乎天下所有人中,惟有他最为忙碌。“好。”接着,我就听见二爹在里面应了一声。

  支客司没再说话,转身朝那边的堂屋里走去了。二爹的脸上也上了一层釉。他把刚才还叼在嘴上的小烟袋取下来,往旁边的灶台上一放,对手下人说:“拿盘子来。”

  说过,也不容别人回答,他就伸了手,把格子揭开。刹那间,整个厨房里就被格子里冒出的腾腾热气给淹没了。

  一出大戏即将开演,我得亲眼看见二爹在世人面前受到尊敬的样子。因为插花迎酒,就是对大师傅最好的回报。

  只见腾腾的热气之中,一个帮忙的女人拿来了大盘,另一个女人则拿来了事前准备好的五彩花,花当然是塑料制品,但它依旧开得灿烂。

  二爹就将格子里已经蒸好的一盘头子菜端出来,放于大盘之中。然后无声地从另一个女人手里接过五彩花,插到头子菜上。倏地,那盘热气腾腾的头子菜一下子就活了,变得异常光鲜,艳丽夺目。

  二爹说:“拿酒来了。”

  “在这里。”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另一个帮忙的男人,已经早早地拿着酒瓶和酒杯,站在了他的身后。

  二爹便从那男人手里接过酒杯,倒了二杯酒,放到头子菜的旁边。再将酒瓶交给了刚才的那个男人,便又从另一个女人手里拿过二根蜡烛点上,放到大盘的二边。

  做着这些的时候,我发现二爹似乎成了一尊神。就连那些腾腾冒着的热气也都受了感染,立在空中,呆呆地看着他的忙碌。

  这样一切准备停当。那边迎台师傅的唢呐就响了起来。悠扬的声音跑步穿过所有空间,我心里的期待也涨了潮,一浪一浪地漫了开来。“好了没有?”支客司的声音再次传进来。

  二爹回答说:“好了。”

  “端出来。”

  二爹端着大盘,朝那边堂屋里走去。我和厨房里的其他师傅们也紧紧地跟着。

  一进堂屋,就发现新郎倌宣叔和迎台师傅已经提前在堂屋里站好了。接着,一行人就在支客司的带领下,从侧屋开始,由新郎倌给主客敬酒,然后给所有客人鞠躬行礼。

  喝了酒的主客,则从口袋里掏出事前就准备好的礼钱,轻轻地放于二爹端着的那个大盘中间。然后将酒杯轻轻地放回。

  就这样,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敬酒,作揖。那大盘里的红包,也就堆得越来越多了。跟着身后的二爹始终微笑着,并不断地与熟人们打招呼,或是应答别人。那脸上的自豪也一如那堆得越来越多的红包,红通通一片。

  敬完酒,回到厨房,撤了大盘中的插花、酒杯和头子菜,再将收获来的红包一一分发给所有的大师傅们,真正的忙碌就到了。支客司过来说:“出菜吧?”

  二爹说:“出。”

  “开席啰!”

  支客司亮开他清亮的嗓子吼叫一声,就是一声令下,帮忙打大盘的小伙子们就涌进了厨房。二爹和厨房的其他焗匠们便揭开格盖和锅盖,开始一盘盘往外出菜。每出一盘,那边堂屋里登台的迎台师傅们便按照出的菜名,吹奏出不同的菜调。

  这样将十碗八扣全部端上桌子,一片赞扬声也就一片一片地生长了出来。它们密密麻麻地插满了整个堂屋,旺盛如火。然而遗憾的是,二爹却处在对他的肯定和盛赞之外。因为此时的他,正在厨房里全身心地忙碌着,就连他围着的围裙也忙得飘飞了起来。

  不过这些赞扬都被我一一收藏了起来,从我内心生长出来的自豪,它们在我心里流淌,随时都要漫出我的心坎。而且望着那些食客,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更大的,属于我们土家族的自豪将我们紧紧地包裹了起来。

  

页面功能 [ 小字][打印][关闭]

 ·新闻导读
东方圣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济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网联系。
 
投稿请至邮箱:jnrbs@163.com
联系电话:(0537)2343210
 
  数字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