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网首页 | 新闻 | 房产 | 人才 | 汽车 | 旅游 | 文化 | 娱乐 | 漫画 | 网视济宁 | 济宁概况 | 图片 | 专题 | 济宁日报 | 都市晨刊 | 论坛
   首页 > 文化频道 > 水浒文化 > 梁山览胜 旧报查询
站内搜索:
 
水浒文化在民间
2009-09-18 17:07:42
来源:
作者:

  

  樊兆阳采录

  “替天行道”的来历

  《水浒传》中的“替天行道”是咋来的呢?刨根寻源,还得从梁山一百单八将保白诗郎的传说讲起哩。

  相传白诗郎家住梁山西北白岭村。他父亲叫白义,四十余岁,是位教书先生,为人耿直,主持正义,看到不顺眼、不公平的事好打抱不平。母亲王氏。白岭村有家财主姓万名家,横行乡里,勾结官府。凡是穷人家的地和他家的地挨边,只要地好,他总要想孬点霸为已有。谁要告他,官司打到州府县衙,最后原告变被告必输,土地还得断给他。凡告万家的状子都是白义代写。万家恨透了白义,整天想孬点,划拉着肚皮想啊想,咋着才能治他于死地呢?

  一天,万家带上礼品和状子到了县衙,告白义想谋反,县衙派衙役抓走白义,判白义谋反罪,白义不招供被活活打死,当时官府腐败,皇帝昏庸。白诗郎那时才七岁,王氏恨透了万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哭得她死去活来,一个妇道人家,又有啥法呢?忍气吞声拉把儿子白诗郎,供他上学。学校在白岭北的王庄,离白岭三里地,中间隔着一条河。要是绕道桥上过,上学得远六里,白诗郎每次上学不绕道走桥,直走趟水上学。

  他第一次趟水过去,等到放学回来再要趟水时,有个老头在那里等着背他。白诗郎问他他不说话。天天如此,时间一长,王氏怀疑了。有次王氏问白诗郎:“小来,你放学咋着比人家回来快,你是不是逃学了呢?”白诗郎就把老头背他过河的事儿说了一遍。王氏想了想说:“你问问他,为啥天天背你?”白诗郎说:“我问他,他光摇头不会说话。”王氏说:“这次你问他,他不说话就别让他背。”

  第二吃过早饭,白诗郎又去上学,远远看见那位老头在河边等他呢。走到河边,白诗郎说:“老大爷,你为啥天天背我过河?”老头还是摇头不说话。白诗郎说:“你不说我不让你背。”老头说话啦:“天机不可泄漏。”放学回家后,就把老头的话对母亲说了。王氏心想,我儿子有来头,就对白诗郎如此安排一遍说:“你用这法准能问出为啥背你的事。”

  第三天吃过午饭,白诗郎去上学走到河边,见那位老头正等着背哩。白诗郎二话没说,一头扎进河里,那老头可慌了,跳进河里把他抱起。老头问:“你这是为何?”白诗郎说:“你不说为啥背我,我就不活了!”那老头皱皱眉头说:“天机不可泄露,我对你说中,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不准对你再亲再近的人说。”白诗郎说:“我要说,让我不得好死,抽我的筋,天打五雷轰我。”那老头对白诗郎说:“你是一朝人王天子,太白金星奉玉旨派我伺候你过河。”

  白诗郎放学回到家,王氏问:“这次问出来吗?”白诗郎说:“问是问出来了,就是不能对你说。”王氏一听就明白了,对他说:“小来,你对我说不要紧,就咱娘俩知道,我对谁也不说。”白诗郎说:“天机不可泄露,将来我定能报父仇。人家说了,再亲再近的人也不准说,”王氏急着想知道端底,皱皱眉想了个主意。大喊一声:“我也不活啦!”就要撞头死。白诗郎拦住娘跪下说:“娘,我说中,有一条不准对外人言,我发过誓的。”王氏说:“烂到我肚子里也不会往外说。”于是,白诗郎就把老头说他是一朝人王天子的事叙说一遍。

  从那天后,王氏高兴得没法说,在屋里对墙说:“俺报仇有望了,俺儿子当了皇帝,我让他先杀万家。”做饭烧锅时用火棍捣着灶王爷说:“俺儿子坐天下后,先杀万家!”说一句捣一下,天天如此。

  腊月二十三这天,灶王上天奏报民间事儿,玉帝问他:“白诗郎家境如何?”灶王说:“奏明玉帝,我是照实说呢还是光说好呢?”

  玉帝说:“如实说来。”灶王说:“禀玉帝,您先看看我的嘴脸。”玉帝这才仔细望了望灶王问道:“你的嘴脸咋着变了形呢?”灶王奏道:“让白诗郎的娘捣的。”玉帝问:“为何捣你?做了何种错事?”于是灶王就把王氏做饭捣着他说“只要俺儿坐了天下,先杀万家”的事儿叙说了一遍。玉帝听后,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怒冲冲说道:“真乃泼妇,霸道,狠毒,先杀万家岂不天下大乱?其子焉能替天行道?使百姓安居乐业!传我旨意:明日一时三刻,雷公抽掉白诗郎的龙骨龙筋!”太白金星听后奏道:“玉帝在上,只听灶王一面之词,不可为据,再者,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已在凡间长大成人,专等保他,他们无主天下将大乱,昏君不灭,明主怎出?如何是好?”玉帝皱皱眉头,言道:“传我御旨,让能者为主,及为时救民,替天行道,杀贪官除恶霸,江、海、山、泊自选择。”太白金星领旨而去。

  白诗郎被抽了龙骨龙筋,变为平民百姓,相传雷公抽白诗郎龙骨龙筋时,同时万家被雷劈死。民间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灶王挨捣奏事偏,玉帝偏听旨意传;替天行道及时雨,天罡地煞聚梁山。

  这就是水浒英雄“替天行道”的来历。

  讲述:黄新民 采录:樊兆阳

  宋江马道

  梁山有前寨和后寨两处名胜。前寨(宋江寨)是义军议论军政大事的忠义堂所在地,后寨是义军头领眷属院。后寨和前寨之间有一条上山大道,人称宋江马道。这条道路是怎么来的呢?又为何叫宋江马道呢?听我从头讲起。

  晁盖攻打曾头市失利中毒箭而亡,临死前对宋江、吴用等众将领言道:“我们兄弟志同道合,情同手足,干着反抗腐败王朝的大事,我死无怨,替天行道的大业未成,不忍心早早离开众家弟兄,遗恨终生!谁能拿住射死我的人,就立为梁山寨之主!”说罢眼一合而亡。

  众家兄弟顿时嚎啕大哭,哭声惊天动地,水、旱大寨义卒都痛哭不止。只见汤隆放下打造兵器的一炉沸腾的铁水,跟头流水般哭着奔往大寨聚义厅,一见晁盖尸体猛扑过去,像疯一般不起。

  吴用见汤隆哭的那样悲痛,心一动,擦擦泪向前扶起汤隆,言道:“晁盖兄长早早升天,人死不能再复生,众家兄弟都要节哀。咱们要继承晁兄遗愿,放尸七天,将他遗体火化后,骨灰倒入汤隆打造兵器炉中,铸造敬钟一个,敬示山寨。听敬钟想起他的遗愿,苦练兵提高武艺,钟声响起床操练,准备应付官军围剿我梁山。杀贪官除恶霸,为民除害……”

  没等吴用说完,李逵吼道:“晁盖兄长活着是我们的领袖,死了也让他指挥我们,听钟声就像晁盖兄长军令,谁鸟不听,就是不忠晁盖兄长!”

  大家齐声赞道:“吴用兄长之意,甚是我们兄弟之愿!”

  晁盖死后,放尸七天火化。这天全寨上下齐哀,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把晁盖骨灰倒入汤隆打造兵器铁水粮中,铸成一个数百斤大钟。将大钟挂入聚义厅院里。

  从此,全寨上下,晚上听钟而息,天亮钟鸣而起进行操练。上下在宋江的带领下,团结一心,众志成诚,山寨固若金汤,坚如磐石。义军越聚越多,真是蒸蒸日上,越来越强大,战胜了官军数次围剿。

  一天,深夜,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突然,聚义厅院里大钟一个劲"当、当"响个不停,三关、八寨,四店所有将领都被惊醒。宋江陡起。但不见了战马。只听一声长鸣,那马从后寨像火箭一般飞奔大寨。一溜火光飞上聚义厅,整个山寨亮如白昼。山寨众将,飞奔各关,见官军如蚂蚁相似,正向大寨爬来。义军居高临下,一阵阵滚木礌石,惊天动地向山下滚蹦;刀劈箭射,义卒像下山猛虎,杀向官军。官军死伤过半,活着的一个个如惊弓之鸟,丧家之犬,哭爹喊娘而逃。

  第二天,从后寨到前寨出现了一条斜平大道,直通聚义厅。大道起端留着很深的两个马蹄印(后因开山打石破坏了)。故此,人们称这条道路为宋江马道。

  为此,后人赞道:宋江马道光闪闪,后寨直通大寨前。从此有了登山路,留下古迹后人赞。

  讲述:郑世荣 采录:樊兆阳

  梁山七十二“那里”

  常言说得好:人有姓,或姓张、王、李、赵;村有名,或叫张庄、李村、王垓、张楼、马湾等等。梁山西、北部有些村名很怪,它们既不叫“村”,也不叫“湾”,还不叫“庄”,又不叫“楼”,而叫“那里”。像“董那里”、“岳那里”、“陆那里”等等。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梁山七十二那里”,为啥叫“那里”?又叫“七十二那里”呢?要知道它们的来龙去脉,还得从梁山义军英雄智取高俅的传说讲起哩。

  宣和年间,水泊梁山地区连旱三年,由于皇帝昏庸,社会黑暗,从上到下沆瀣一气,搜刮民财。不管百姓死活,粮照样拿,税照样收,苛捐杂税稠如牛毛。百姓有的卖儿卖女,有的逃荒要饭,有的被逼无奈,造反起义当“强盗”。郓城县北有个宋家庄,宋家庄有位好汉,姓宋名江,字公明,他广交天下好汉,聚众造反,高举杀富济贫、“替天行道”的大旗,在梁山建立起根据地,与赵宋王朝分庭抗礼。为民除害,杀贪官除恶霸,队伍一天天壮大。威震中原,名扬四海。

  道君皇帝急急派高俅为帅,调动十万大军,水陆并进,浩浩荡荡向八百里水泊压来。高俅扬言:“三天剿灭梁山‘贼寇’”。宋江、吴用等得知后,和众家好汉研究战术,陆战怎么打,水上如何战,各寨做好战前准备,即派时迁、戴宗到宋营探听消息。戴宗到了宋营,清点开封派来多少兵将;时迁施展本领,偷得高俅的作战计策。速速返回大寨禀报道:“高俅利用水军,数百只战船,分片包剿我们。”

  宋江、吴用据此研究了作战策略,命令阮氏三雄、李俊、张横、张顺、童威兄弟等等水军将领,如此这般行动,安排一遍。众家水军将领得令而去。

  时至深秋,一天早晨,风清气爽。高俅派数百只战船,从梁山西、北两面向梁山大寨进发,他还亲带歌伎,登船督战。高俅手下有一名水性极好,武艺超群的将领叫刘梦龙。刘梦龙亲自入泊督战,急急登上帅船禀道:“太尉,杀鸡焉用牛刀,您老在岸上等候,我率大军入湖,定能剿灭贼寇!”

  高俅仰脸大笑道:“哎,本帅要身先士卒,亲捉宋江!”说后指指水泊:“泥鳅怎能翻大浪!虾米怎能成龙王!”

  “报,报!启禀太尉。”另一个水军登船禀报:“战船入湖十八里,未遇匪寇一人一船,只见渔船打鱼捞虾。”

  “贼寇见我‘天军’压境,早不知跑到何处了!”又是一阵狂笑,“刘将军,你快快入湖,抓来几个渔民一问便知。”

  刘梦龙领令登舟而去。漫湖军船如梭,军旗翻卷。

  刘梦龙去不多时,带来一中年渔民见高俅。高俅老鼠眼翻了几翻,上上下下,左一眼右一眼打量这位渔民,只见他身体魁伟,手握鱼叉,问道:“你是渔民,家住何处?”

  刘梦龙说:“太尉问你身份,在何处居住?”

  那中年渔民向泊里一指说:“我是渔民,在‘那里’居住。”他又用鱼叉往远处指指道。高俅顺指的方向望去,隐隐约约好像渔船在那里游动。“‘那里’是干什么的?贼寇何在?”

  “哪里有‘义军’来往,他们昨夜把我们叫去训话!”

  “不叫‘义军’,叫贼寇———他们怎样说?”

  “我不敢说!”

  “太尉在此,说有何妨?”刘梦龙插上一句。

  “快说!”另一将官叫道。

  “他们说———”

  “快说不妨!”高俅也催道。

  那中年渔民看了看高俅唱道:水泊英雄汉,聚义在梁山;高俅来送死,葬身泊里面。

  “你撑船头前带路,向‘那里’追!”高俅听后气得脸红一阵,紫一阵,像猴子腚一般变成了紫红色了,指着那中年渔民,命令官船向湖里追去。

  官船一队队,一帮帮,一群群拼命向前闯,如同无头苍蝇东碰西撞,从早一直追到午时以后,所追的‘那里’,远远看去是船,追到‘那里’就不见了。你说高俅那个气啊,脖子鼓得像皮球,远远望着巍巍的梁山,命令道:“向梁山进发,剿灭匪巢!”

  正在这时,远远传来渔歌声:老子生来在水泊,替天行道唱渔歌;贪官污吏豺狼狠,天昏地暗民咋活?东京高俅来送死,王八拉尔来入伙。

  随着歌声,丛丛芦苇深处,荡出无数只渔船。在高俅船边那个中年渔民,高声喝道:“高俅,认得你阮七爷爷我吗?”

  高俅大叫:“抓住———哎呀!”没等高俅再喊下去,说时迟那时快,一把飞叉刺入高俅的左臂,“噗嗵”一声,阮小七钻进水内。立时,一条条渔船上的“渔民”,噗噗嗵嗵像下饺子一般跳进湖内,随即一只只官船摇的摇,晃的晃,不一会儿,一条条官船都底朝了天。高俅乘坐的大船,一个劲汩汩冒水。高俅见此,心惊肉跳,一个劲喊:“快,快!换船!”刘梦龙扶高俅换船,喊道:“太尉不必惊慌,我捉水贼!”喊着跳进水里。在水里一上一下和阮小七大战起来。其他官军保着高俅向外拼命逃去,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如漏网之鱼,登岸逃命去了。泊内刘梦龙和阮小七大战,一下一下,来来回回数十个回合,不分胜败。阮小五背后助战,一叉刺进刘梦龙左肩,阮小二紧跟着一叉,刺进刘梦龙胸膛,泊内泛起股股红花,刘梦龙死于梁山泊内。

  高俅败回济州,请郎中换药治伤。他个劲地叫喊:“哎呀,疼死我了!”睡觉后,一合眼就梦见阮小七的渔叉又向他叉来,吓得他一个劲地喊:“哎呀,那里又来了!”

  后来,梁山农民起义军失败了,住在梁山西、北部的渔民为纪念义军,把“那里”改成了渔村名,又根据义军头领有七十二地煞星的传说,梁山七十二那里的村名,也就流传下来了。后人赞颂道:七十二地煞,称雄水泊尘;战胜高俅贼,村名永留下。

  讲述:张学存 采录:樊兆阳

  施耐庵为啥写时迁

  《水浒传》里描写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一百单八位英雄好汉。多数人物写得活灵活现,个性鲜明,刻划逼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时迁就是其中写得很成功的一个。时迁为啥能被描写得那样成功呢?这根根梢梢的事儿,还得从施耐庵二上梁山,住店被盗讲起哩。

  相传,施耐庵曾在郓城县任过训导,拿现在的话说,也就是教育局长。时常到民间查学。他查学常听百姓拉宋江等英雄造反聚义梁山、杀富济贫、替天行道的故事。他听后就用小本本记上。那时是元朝末年,社会黑暗,官府横征暴敛,苛捐杂税稠如牛毛,民不聊生,卖儿卖女的事儿屡见不鲜。许许多多人被逼无奈,有的投河上吊,有的就造反当了“强盗”。官场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有德有才有本事的不被重用,单用那些会吹会拍会买,吃喝贪占,会欺压黎民百姓的人。官场上的乌七八糟事儿,使他看不惯,又不愿随波逐流,一怒之下辞职回到苏北老家。在家想啊想啊,越想对社会越不满,对宋江、晁盖等英雄好汉的故事越不能忘。于是就闭门在家,根据龚开的《三十六人赞》写起了《江湖豪侠传》,描写了宋江等三十七天罡的故事。写着写着写不下去了,后悔当时在郓城搜集故事不全,对水泊梁山的环境观察不细、体验不深,对人物分析不透。于是下决心回郓城、梁山泊二次查访。就准备了一些银两,装上笔墨纸砚,背上行李卷儿就北上了。

  他走啊走啊,这一日天快黑时来到了水泊梁山南岸的一个大集镇里,向北一望是茫茫水泊。这镇又是水旱码头,人来人往,忙忙碌碌。那湖泊内更是热闹非凡,船来船往,人们叫叫喊喊,有上岸的、有下湖的、在夕阳西下时,白帆点点如画一般。闪着银光。岸边路上南来北往的行人,熙熙攘攘。在镇内街上,有推车的、挑担的,还有说书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他看呆了。他呆呆望着,突然听到一青年高喊道:“这位先生远方来,不是经商就是玩,先生请住朱家店,干净安全供菜饭,要想泊里一日游,咱店还有大客船。先生请住朱家店吧?”施耐庵听此喊叫声,抬头看到路东“朱家店”。店小二这一阵言语令他有了好感。跟着店小二走进了朱家店。

  店小二边走边说:“北边是上等好房,先生随便挑。”施耐庵要了北边靠东头的一个单间。

  施耐庵见店小二走后,就锁上门到了趟厕所小便。从厕所回到房门外,开开房门准备取银两去吃饭和交店钱。走进房内不禁大吃一惊———行李被提进床里头,又被打开了。忙向前察看,其他东西还在,二百五十两银子一个也不见了。他看窗户关得严丝合缝,没有任何痕迹。好生奇怪、纳闷:贼人是如何入室的?要是原来就藏在屋里,房门锁着,窗户关得严严的,房顶又出不去。他找到朱掌柜和店小二说:“我的行李锁在房内,解手回来,行李被打开,其他东西没少,二百五十余两银子却不见了。你们看看去。”店小二说:“时间不长,到各屋翻。”朱掌柜听后说:“客官,住在我店,丢失东西理当我赔,丢多少银两我包多少,你就安心住在我店好啦。”施耐庵说:“不能,不能,这贼人为何手段这么高明。虽丢东西我对此贼也尊敬三分!”朱掌柜点点头说:“客官说得好,人要讲信誉,活能生财,没听人说么,‘店家’。‘店家’,下店客官就算到了家,丢了东西理应我包,没听说么:‘曲阜仁、梁山义’,如果在我店被盗,我不赔还算什么‘义’啊!”施耐庵说:“掌柜真讲义气啊,我想此贼手段这样高明,奇技也!”

  朱掌柜听施耐庵这一番言语,问道:“先生来此何干?”

  施耐庵见掌柜这么义气,就将他来此体验生活、创作的事儿对朱掌柜说了一遍。朱掌柜听后十分高兴:“施先生,这样吧,你住我店里,吃用住分文不要,我在此开店,要学宋朝梁山义军,讲仁讲义,这就算我的心意,不要见外。”没等施耐庵再说,一转身对店小二喊道:“端酒上菜,我和施先生喝几杯!”他们俩边喝边拉,从社会拉到家庭,交朋结友,越拉越投机。当晚他们俩就结拜为把兄弟,施耐庵岁长为兄,朱掌柜为弟。从此,开船入湖,或到船上、码头、渔村查访,朱掌柜都陪伴,就这么一住就是半年。

  半年后一天夜里,施耐庵还是去厕所解手,刚到厕所时,好像有人在墙外一晃就不见了。他手也不解了,疾速回到房内点灯观看。只见桌上放着一张纸,展开一看,写着这么几句话:半年之前借银两,今晚归还施先生;梁山“奇匪”讲忠义,要学宋江黑三郎;你写梁山英雄事,替天行道美名扬;天昏地暗逼人盗,杀富济贫理应当。

  施耐庵见此,一夜未能入睡,将《江湖豪侠传》重新构思,让他们都应天上的星座,就成了《水浒传》里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一百单八位英雄了。想好后准备立即返回苏北老家修改。当晚就对仁弟辞行,并把奇盗留字交给仁兄弟。朱掌柜看后笑道:“是他啊!”

  施耐庵问:“仁弟,你认识他?”

  朱掌柜:“认识,他是只盗巨商大户,豪绅官府。不盗一般商人、举子儒生。盗钱济贫,半年前为何盗你呢?小二,上菜给你施叔送行,祝他早日写出大作。”他兄弟俩喝三斤酒后,朱掌柜就讲开了“奇盗”的来历:“你问这个奇盗,外人送呈‘鼓上蚤’,聊城东阿人氏,姓石名迁。因他轻功极好,身轻如毛,像跳蚤在皮鼓上蹦跳都不会发出声音一般,故此叫‘鼓上蚤’石迁。他老师外号叫‘神偷手’时义。”接着便讲起石迁的本事,如何来无踪去无影像神一样使人们不能知,要想偷官家至宝也不费吹灰之力。朱掌柜说:前年郓城来了个又贪又占的贪官,打官司谁要想打赢,送银送宝准能行。石迁为民出气,就将这个贪官的大印盗走了。这下郓城贪官可毛了,当官凭大印,没印就等于把官丢了。谁知第三天,郓城知县的大印挂在北京的午门上,还写了数句顺口溜:郓城知县是贪官,黎民百姓血吸干;百姓送号刮地虎,刮去阴曹九层土;恶鬼跪下喊清官,感谢老爷刮地术;刮得河干地无草,天昏地暗赛地狱。

  施耐庵听到此,赞道:“真义盗也!朱老弟,我要能见到他一面多好啊!”朱掌柜叹口气道:“谁知他在何处呢?”“在这里!”说着从梁头上跳下一人。施耐庵惊道:“你?”“石迁也!”

  施耐庵仔细观看,见石迁干瘦低矮。朱掌柜笑道:“石迁,低小也,绝技真义士也!石迁,我来问你:为何要盗我施兄的银子呢?”

  石迁施礼道:“当时急用,盗后我并没走,你们那天喝酒的言语我都听到了。因东平有一老妇被逼,交不上二百两银子,女儿就要抵债。故应急,当晚交与那老妇,第二天晚上我又到债主家将那二百两银子盗出。得知施先生要返故里,昨天才将银子送还。”

  施耐庵问:“石迁,那天你咋着盗走我的二百五十余两银子呢?”

  石迁说:“天将黑,小二开门你进屋,我也跟随你进屋躲在门后,你锁门去解手,我被锁在房内。我把你的行李移到床上打开,取出银两,你解手回来,见行李移动,又被打开,必然专心去看,乘此我走出房门。”

  施耐庵由于遇石迁巧盗还银的故事,便将“石迁”改成“时迁”写入《江湖豪侠传》,又将此书改名为《水浒传》,写了一百零八位好汉。这就是施耐庵写时迁的起因,根据朱掌柜还写了朱贵开店,最后写成了《水浒传》。后人赞道:生活是创作源泉, 施耐庵亲自实践;《水浒传》名扬寰宇,同日月永照人间。

  讲述:时加利 采录:樊兆阳

页面功能 [ 小字][打印][关闭]

 ·新闻头条
东方圣城济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都市晨刊”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 济宁日报社和东方圣城济宁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东方圣城济宁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济宁日报、都市晨刊”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方圣城济宁新闻网联系。
联系电话:(0537)2343210
  精彩专题
  数字报纸
  热点图片
“运河之都邻居节”成城市名片...
红歌高亢颂祖国 邻里携手建家园...
孔庙国子监文化节在京开幕...
济宁运河城财富广场盛大开业...
红歌高亢齐颂祖国伟业,邻里携手共建美好家园...
我市举行国庆60周年建设成就展...
 
 
 

济宁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济宁日报社 联合主办

鲁ICP备05034098号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3]16号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翻录或转载

关于我们 广告业务联系 mailto:jnrbs@163.com Tel:0537-2343210

地址:山东省济宁市红星东路42号,邮编:272017